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012章 商业推广(求收藏,求推荐)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4059 2020-03-04 04:05

  

“怎么这片是空白?”

“空白才好操作。”边子白凑到路姬面前,脸色古怪的嗅着对面传来淡淡的桂花香味,可惜被皂角的苦臭味破坏的干干净净:“什么怪味?”

路缦原本很自信地坐在边子白的面前,被边子白突兀的一问,不由地尴尬僵硬起来,仿佛身体被定住了。别扭地侧身想要发现怪味的源头。在边子白看来,路缦是一个有爱心,长得很好看,在这个时代来说年纪稍微大了一点(二十岁都没有嫁出去的老女人),除了懒,花钱大手大脚,攒不住钱之外没有任何缺点的女人。

当然作为女人,爱美是天然的属性,基本上每一个女人都有。但凡能捯饬一下的,都没有自暴自弃的理由。更何况路姬本来就基础很好。

熏香洗浴是很贵的,在帝丘只有一家经营汤浴的店里才有,里面的常客都是贵妇。路缦刚刚卖掉了酒肆的经营权,反正以后不做酒肆生意了,还不如换成钱实在。看着一堆偌大的小布和中布,路缦觉得自己要好好犒劳一下自己。于是她美滋滋地享受了一次香汤的洗礼,可惜竟然被鄙视了。暗自生闷气的路缦也没了心思去问边子白食肆的规划,气鼓鼓地就走了。临走还很傲娇的踢了边子白一脚,小女人态十足。

好在没人看到,要不然路姬又要在帝丘城内出名了。

二十岁的女人不生孩子还撒娇,这是最大的罪过。按照世俗的标准,现在的路缦应该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嗯,肚子里还可以怀上一个。

执照很重要,在后世,餐饮行业会面临各种各样的条件限制,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消防……

而在卫国,只有官府颁布的食肆允许就可以营业。其实在卫国算是麻烦的,在齐国根本就不需要这些麻烦的琐事。在秦国……好吧,秦国的雍城街头恐怕真没有像样的食肆。精美的细面鱼脍,也只有中原大城市能够吃的到。秦国,哼哼,蛮夷之国。这是中原诸侯国的地域鄙视,一直存在。国土皆是膏腴之地,交通便利,又有通商大邑,按理说卫公应该过的很滋润,可实际上卫公历来都很节俭。他就像是个没有见过钱的吝啬汉,钻进了钱眼里就拔不出来了。原因很简单,卫公地理位置太好,好到了成为争夺中原的兵家必争之地,几次震动华夏的大战都在卫国国都外发生,城濮之战,铁丘之战……晋国的大军,楚国的大军,齐国的大军,每次来的家伙都很横,都不是卫公能够得罪得起的存在。不仅要送钱送补给,还都逼着卫公站队,你是那头的,说是晋国的吧!楚人不愿意;给齐国当小弟吧,惹怒的强敌更多,把个卫公愁的想把国都迁到山上去。可卫国周围……没有山,要是其他诸侯国拥有一望无际的平原,早就笑醒了,可卫国国君哭都没地方去哭啊!惹不起,躲不掉的卫公,一直徘徊在当主人,又当奴婢的尴尬境地。

春秋战国,诸侯大的会盟中有超过二十次在卫国,仅凭接待如此多的诸侯,卫公的心里隐隐面积比他的国土一点都不小。

铁丘之盟。

顿丘之盟。

清丘之盟。

五鹿之盟。

檀渊之盟……

卫公缩衣节食多年也抵不过这帮外来的‘土匪’打劫一次的消耗。所以,卫公很惆怅,他的库房里都快跑老鼠了,能不抠抠搜搜的过日子吗?

帝丘或许不如魏国的安邑,更无法和齐国的临淄城得规模相比,可比起一般的城市,帝丘还是拥有足够底气的。拥有战国时期最为先进的农业设施,拥有最好的黄河淤田,粮食产量一直非常让周围的国家羡慕。手工业也非常发达,盐铁和青铜工艺在中原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而且是第一个废除奴隶制度,进入封建制度的国家。比魏国的变法至少早80年,比楚国的吴起变法早100年,比秦国的商鞅变法早120年,就已经完成了从奴隶制到封建制的过渡。

按理说,卫国第一个完成了变法,应该强的一逼啊!

可事实并非如此。

不管是魏国、楚国、秦国的变法,都是由国君支持,权臣推动,目的就是让国家焕发新的活力,提升国家的整体实力。而卫国不是,卫国的变法,至少站在卫公的立场上他是不愿意发生的,可不愿意也没办法,奴隶和工匠造反了……国君的军队面对一群拿着棒子、锤子、傻呼呼地举着一根削尖的竹竿,横竖都是一群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可卫国大军一番死战之后,发现打不过,怎么办?

答应奴隶和工匠的要求,获得平民身份,废除奴隶制度,享受国人待遇。至少卫公还是卫国的主人,要不然……卫公可能有被驱逐出境,过上流亡生活的危险。

这时候卫公是无比期待大哥们出头帮他的,可惜,一个都没来。最后的结果,就是奴隶们胜利了,卫国的变法胜利了,但是国家却更弱了。

在卫国的历史上,被称为‘百工之乱’的起义彻底打破了奴隶制度下的条条框框,以至于卫国的百姓拥有这个时代其他诸侯国没有的开放和包容,对于接收新事物的能力绝对是走在时代潮流的先锋。别的诸侯国变法都有一个响亮的名字,‘李悝变法’、‘吴起变法’,还有之后的‘商鞅变法’等等,可好家伙,到了卫国就只能用‘百工之乱’来糊弄。当时的卫公站在宫殿的城头上,一脸绝望,心头一个劲地哀嚎:“被晋国欺负,被楚国欺负,被郑国欺负也就算了,连刁民都要欺负寡人!”

卫国的国人是自由的,因为他们是开创者,是一个时代的风向标。可这些和卫公都没有关系,他只是一个被牵连的倒霉蛋。

而边子白正需要利用卫人喜欢新鲜事物的那点好奇心,豆腐这种食物在雍城的街头,或许连卖都卖不出去,秦国人根本就不会相信这种白玉一般干净,软乎乎的东西是用来吃的,老秦人就这么实在。可是在帝丘,只要兜里有俩闲钱的卫人都愿意尝试一下。

只要沾上好玩的,好吃的,没吃过的,没玩过的,卫人都愿意尝试一下。

所以,边子白说要将酒肆变成食肆,路姬是举手赞成的。毕竟在帝丘,要卖出东西很容易。反正酒肆是做不下去了,改成食肆也好。唯一的坏处就是做食肆要比酒肆累多了,在加了一个‘临时工’白圭之后,路姬也没有了反对的情绪。

可当她知道边子白决定用十天免费赠送的方式来招揽生意的时候,吓得连都绿了。

“不行,绝对不行。这要亏多少钱啊!”路姬的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似的,语气异常坚决。

就连一直马首是瞻的白圭也大声反对道:“小郎,豆腐味美,在帝丘肯定大卖,何必送人呢?这都是钱啊!再说,路姬也没有多少积蓄,采购了大量的菽和麦子之后,所剩不多了,如果赠送豆腐,铺子会垮的啊!”

“你们觉得豆腐好吃,就能大卖是不是?”边子白也不生气,他仿佛赞成两人的观点似的,一边说还一边点头,仿佛是赞许。

白圭接茬道:“没错,这么好的东西,不涨价就是恩惠。”

“有钱不赚,傻啊!”路姬可是连嫁妆都贴补进去了,好吧,她也没给自己准备多少嫁妆,主要是有点钱就能花一大半的主,根本就存不下来钱。

边子白指着石磨对白圭说:“磨豆腐累不累?”

“累,当然累,为挣钱,能说累吗?”白圭理所当然道,手还撑着腰,显然还没有大规模上生产的阶段,身板却快要顶不住了。

“你们决定一直做这门生意?”边子白开始掰开手指头说起利弊:“你们看,做豆腐幸苦,挣的钱都是辛苦钱;再者说,卫国的土地都很肥沃,很多淤田根本就不需要轮种就能获得很高的产量,菽的种植本来就不多;最关键的是,做豆腐生意没有前途。”

任何事和前途挂钩,总会是让人有种山崩地裂的压力扑面而来。选择很重要,有道是‘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立志于做大商人的人去磨豆腐,眼前的利益虽然可观,但也不过是蝇头小利。人要往前看,往深处打算。

“就说白圭,你打算一天到晚就躲在磨坊里,围着石磨转?”

“缦姐,你呢?想想不久的将来,你坐在豆腐摊的后面,无论刮风下雨,一年到头都不能歇?还要面对整个帝丘城的人卖豆腐,豆腐不卖完,就不能收摊……”

白圭毕竟老实,他觉得这样过日子也可以,如果自己努力一点的话,可能一天挣两个‘中布’,甚至更多。不过想到那个费劲的石磨,他有点懈气,小声道:“或许我们可以买一头牲口。”

边子白扭头不去理他,俩人更本就没有共同语言。

反倒是路缦蹙眉开始担忧起来,卖豆腐怎么会比卖酒更累呢?

她很惆怅。

让人心头有了顾虑,再让他们放弃一个获利不太丰厚的项目就比较容易了。边子白把握时机很准:“记住,我们开的是饭店,做的虽说是勤行,可没有十倍的获利的项目将不被考虑。你们以为免费就让食肆蒙受巨大的损失了?”

“瞎担心,你们不想一想,菽的价格在城外低到什么程度了?我们收的价格是多少,可是当做豆腐的多起来之后,菽的价格还能是眼前这个价吗?或许你们可以说,秘方是我的,石磨也是我设计的,可是吃独食会有多少人记恨你们知道吗?如果我们吃独食,我甚至担心在帝丘我们将再也收不到一粒豆子。既然这样,堵不如疏,让大家都来分享,我们需要一个联盟,一个利益联盟,来稳固我们在帝丘的名声。我是外来户,缦姐也是,白圭,我听说你是从洛邑逃慌来的,我们都不是帝丘人,甚至都不是卫人,一旦让人嫉恨,我们还能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吗?所以免费只是第一步,我甚至已经决定,在收购的菽用完之前,将豆腐的技术免费教授给帝丘想学的人,当然主要是食肆的经营者。”

“所以,这一次的生意,我们要赚钱,更要赚名声!”

“要让帝丘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们的食肆是帝丘最好的食肆,是最精美食物的缔造者!有了名气,有了精美的食物,接下来就该是财源滚滚而来……”

边子白给两个没见识的战国人普及了一下商业推广的力量,可是没用,路姬表示只要有钱都好说,白圭觉得不力气挣钱是犯罪!

这俩傻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