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345章 战争贩子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2913 2020-03-04 04:05

  

鲁公要组建一支联军对付韩国,就算是宋公已经离开了帝丘,一袭快马很快就能赶上。收到消息的宋公,立刻吩咐仪仗,返回帝丘。

站在帝丘城墙远处的官道上,宋公仰天长啸:“正义,终于要来了!”

宋国很悲催。

可能是从建立之初开始就一直很悲催的存在。这不得不从宋国被敕封开始说起,原本宋国就是殷商的子孙建立的诸侯。周武王分封诸侯,第一批被敕封的诸侯国之中就有杞国和宋国,他们的君主就是夏和殷的子孙,为了延续两个古朝的祭祀。

但是不同于杞国,宋国的存在一直让周王非常忌惮。

因为宋国的封地地处中原中心位置,又是商王朝的统治核心区域,土地肥沃,人口众多,自从被敕封之后,就一直是中原实力最强的诸侯。武王担心啊!没办法,把周公封在鲁国,监视宋国。后来周公也不放心,将卫国封在朝歌附近,监视宋国,加上周围有齐国,晋国等豪强,宋国一直属于被压迫着的,却一直想要发奋图强的存在。

可惜,宋人性格上有缺陷,太容易相信人。

宋襄公时期,宋国终于迎来了辉煌的一刻,襄公效仿齐桓公联合诸侯盟约,他在盟约中一跃成为继齐桓公之后,第二个霸主。这也是为什么后世的春秋五霸之中,有一个版本将宋襄公列入五霸的原因。当然,更多的历史学家不认可这种说法,因为宋襄公担任霸主的时间太短。也就比一炷香的时间稍微长一点,算不上霸主。当年,宋襄公联合十多个诸侯在宋国边境盟誓,结果很让他欣喜,宋国如愿当上了霸主之国,而他也成为新一代的霸主。可是在祭祀封土丘下,参加盟约的楚王反悔了,加上宋襄公没有带随行的军队,被楚国的军队抓住之后,囚禁了起来。

从此之后,宋国一直在诸侯之中扮演者悲剧的角色。

至于为什么宋公要在帝丘城外嚎一嗓子?

原因就是他爹,亲爹,宋休公。这位宋国的国君在和韩国入侵的战争之中被抓,然后被卑鄙无耻地韩人囚禁了起来……他爹的谥号为‘休’,显然并不是宋国人的本意,而是因为被韩人俘虏之后囚禁起来,才叫了休。

几乎每一任国君都闹出过不大不小的笑话,宋人感受到了中原诸侯对殷商子孙满满的恶意。已经萌发了将国都迁移到南方彭城的打算。但是彭城这个地方也不怎么好,地处五国交界之处,比邻的诸侯有齐国、鲁国、越过和楚国,真要发动战争起来,宋国的国都附近将变成战场,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个想法。但是再危险,能比得过国君都被抓住吗?

可以说,现任的宋国面对嚣张的韩人,那是死仇。宋公甚至连祭祀祖先的时候,都要忍不住痛哭,父亲被囚禁之仇,让他羞愧的无颜见国人子民。

这仇一直没有办法报,主要是因为宋国军队和卫国有的一拼,坑的很。面对实力并不怎么样的韩国军队,没有胜利的希望。

可是仇恨种下了,就会滋长,宋公一直等着这个机会,原以为韩国灭郑之后,魏侯会有所表示。但让他失望的是,魏侯魏击根本就没有要给郑国复国的意思,更不要说进攻韩国了。一气之下,干脆一走了之。

可没想到,鲁公跳出来了,他派信使将联合对韩国用兵的打算告诉在路上的宋公。这位立刻马不停蹄地调转车队,奔到了帝丘,然后在帝丘城外嚎了一嗓子,表示其内心的兴奋之情。

见到鲁公之后,宋公迫不接待地问道:“联军还有哪国?”

“卫乃主人,自然不能少了卫国。其他……”

鲁公虽然也很想明日就发兵对付韩国,可惜他也知道势单力孤,只能等待秦国的反应。于是他将边子白的计谋告诉了宋公之后,后者瞪眼道:“那还等什么,去找魏侯去。”

面对两个盟友气愤的慷慨陈词,魏侯很无奈,他对韩国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他上眼药,心里是很窝火的。但要说真的想要教训一顿韩人,他也在权衡之中。可是不答应宋国和鲁国的要求,恐怕真说不过去。姬奋和子辟兵身为国君,亲自跑来告诉他,他们羞于和韩人为伍,本来就很正常。因为韩和郑名义上都是盟约中的盟友。

但是韩国却将郑国灭了,这在道理上就说不过去。

魏侯也清楚,鲁国和宋国的态度基本上就是要给坏了规矩的韩国一点厉害瞧一瞧。但是于情于理,魏侯都不该去阻扰。他甚至有点看不起这两个小弟,不认为鲁国和宋国有击败韩国军队的实力。就算是加上一个卫国,也没戏。

可是魏击又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必然有其他阴谋,不得已之下,只好捏着鼻子先认下来:“两位贤弟,韩人此举不妥在先,略有惩罚也可以,就按照两位贤弟的意思去办。”

“发檄文!”

“对,发檄文,直接送到阳翟去。”

鲁公和宋公一个说,一个附和。仿佛都是商量好了似的,配合默契。就算是魏击看出了此种的猫腻,他也无法阻拦。点头道:“如此甚好。”

拿到了盟主同意的尚方宝剑之后,两人立刻就安排了开来。魏国国君的檄文,却由宋国鲁国魏国三个诸侯的信使一起送去了韩国国都阳翟。

然后根本就不管有没有送到,过了两天,这两位又来了。

魏侯心惊胆战地开口询问:“两位贤弟,还有什么要求一并说出来吧?”

魏侯也是心累,魏国的使团已经去了邯郸,但是什么消息都没有传回来。魏侯甚至已经认定了赵侯再一次拒绝了魏国的‘善意’,要是按魏侯的脾气,估计一场大战再也免不了。可惜,魏侯还是忍住了,忍住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需要筹谋一番,将燕国拖入其中。

显然,邯郸城内的谣言似乎已经起到了一定的效果,燕国的使团有一部分留在了帝丘,似乎正要证实齐国的动向。而齐国国内的兵力调动,是瞒不住人的,尤其是靠近齐国和燕国边境的粮食运送,更是一目了然。

魏击在帝丘城外暂时居住,也是处于和燕国使团容易接触的考虑。可不是来给鲁国和宋国这两个毫无存在感的诸侯来拉偏架的。可是当鲁公提出联合秦国的那一刻,魏击犹豫了。但是也仅仅是犹豫,鲁公问:“魏侯是担心秦国无法约束?”

这话要分开来听,一方面,秦国真的就听命于魏国吗?至少不是真心。

但同时,魏侯真的畏惧秦国出函谷关之后,威胁到魏国吗?绝对不可能,只要不放开崤关,秦军就没办法渡大河,过不了河就根本没有机会威胁魏国的腹地。从函谷关出来的秦军只能是对付韩国,没有第二个对手。加上魏侯被韩屯蒙也气着了,干脆咬牙答应了下来:“让吾儿缓带着寡人军令去函谷关走一趟,允许秦军出关。”

听到这个消息,鲁公和宋公大喜。

他们发现事态真的朝着边子白预想的一样,魏侯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捏着鼻子答应了下来。至于秦国?

还是需要边子白出面。

才几天之间,边子白就往来于各国国君之中,有种一下子被重视了的茫然。同时也深深地羞愧起来,他似乎从一个很有希望成为一个声名传闻天下的名士,变成一个战阵贩子的迹象。

而且事情顺利到让他都不忍心停下来,公子梁还带来了一个让他震惊不已的消息:“我大哥要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