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437章 忤逆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3445 2020-03-04 04:05

  

赵军。

河岸大营。

要是在春夏时节,在河岸边上扎营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河水会变得汹涌起来。在秦国的大雨就有可能造成在卫国的洪水,这让卫国的人怎么可能知道?

可是在冬季,降雨已经很少,不仅如此,因为大河各个之流之间的水量相继减少,大河也进入了一年中水位最低的时节,进入了枯水期。河水根本就不可能因为发大水而对大营的安全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这时候在水边安营扎寨,不仅不会带来危险,还能减少因为运水而消耗的人力。

要是等到大河封冻之后,更不用担心大营受到水患的威胁。庞爰将大营扎在河岸边上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

赵军大营之中,往来运送的伤病低沉的哀嚎声让这座原本充满了豪言壮语的营寨内少了不可一世的狂妄,却多了一些焦躁的情绪。谁都知道,卫国很弱,卫军不堪一击。但谁能想到,赵军用最精锐的一个师攻城,结局却是少将军庞诩落水之后逃生,士卒伤亡无数。

“将主,都已经统计出来了,我军亡367人,伤459人,此战,损失颇多。尤其是伤兵营中有不少人恐怕之后都上不了战场了。”伤残士卒,不同于卫军多半是箭伤,而赵军的伤口五花八门,不少是伤筋动骨的伤病,就算是康复之后,恐怕一个残疾的士卒,也无法继续在军队跟随作战了。

庞爰听着军司马的禀告,心情就更糟糕了。但是他眼下没有时间去处理士卒的情绪,他的儿子正跪在面前,一个劲的哆嗦着。

庞诩倒不是怕他父亲。

而是大冬天的落水,在冰冷的水里还挣扎了一番,是个人都受不了。得亏是落水,要是马邑的护城河里,没有水,或者水位浅一点,他恐怕还要落下一身重伤。运气再查一点,掉落在城下的平地上,可能连爬起来都费劲了。到时候父子相见,恐怕不是在大帐之内,而是在卧榻之旁。庞爰看着自己的儿子,心中哀叹了一声,命令侍卫:“去多拿两个火盆进来。”

“是将主!”

然后庞爰挥手屏退了闲杂人等,大帐内就剩下了父子两人。庞爰这才缓缓开口道:“诩儿,你不该如此冲动。卫国虽然弱小,但是马邑是卫国重点防御的几个城邑之一,想要一举拿下的难度可想而知。你指挥的军队是边军精锐,大部分都是跟随老夫南征北战的悍卒,但是他们也不可能将一座防御严密,城高墙厚的城邑在一次进攻之中就拿下来的可能。”

“孩儿知道,孩儿想着公子重在观阵,我边军自从调防之后,一直不受公族的重视,想着要是能够在战场上表现出比邯郸军更强的战力,父亲或许不会在朝堂上继续被动下去。”庞诩也是有着自己的打算。但是这种打算,在战场上就会变成意气用事,毫无帮助不说,还会累计部下。

庞爰眉头微微紧蹙起来,自己在朝堂上不受重视,原因是多方面的。最重要的一点恐怕就是赵国的公族之中领兵将领也不少,而且能力也不差。造成在赵国,不是公族的将军要比其他诸侯国更加难混,难以达到高位。

这不同于魏国,魏国是强,但是强在士卒上,魏国的将军实力并不怎么样。自从吴起和乐毅相继被弃用之后,魏国的将领的能力已经不如当年很多了。加上魏国的公族之中,将领能力实在不敢恭维。以至于魏侯无奈之下,只能将魏国公主下嫁给河西军将领公孙痤,让这个原本属于外姓的河西将领,一跃成为公族成员,这也是矮个里选高个子,实属无奈之举。

但是赵军不一样,赵氏一直坐镇晋国北方,公族也好,公室也罢,都有从军带兵的传统。出优秀将领的概率要比魏国大得多。而实际情况也是如此,庞爰虽然能带兵打仗,但是他一不是公族,而没有显赫的家族背景,在邯郸受到冷落也是情有可原。

这方面,庞爰早就感受到了。

但他并没有想着改变,他能做什么?

迎娶赵国的公主?

还是让儿子去迎娶赵国公主?

别说就算是他这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想法被实现了,他真的敢迎娶赵国的公主?赵国女人的开放程度,绝对不是庞爰这种老传统能够接收得了的。而赵国公主,尤胜。赵氏的主母曾经连家里的马夫都没有发过,他敢和国君攀亲戚?

这不是把庞氏往火坑里推吗?生下孩子该姓谁都不知道,留着是个祸害;不留是条思路。

至于要在公子重面前寻求表现,庞爰更是满不在乎,在他看来,公子重不过是公子之中的失败者,虽然他是太子之后唯一被重用的公子,很可能在太子登基之后,被立为国相。但是身为公子,国君的继承人之一,失去了争夺储位的战争之后,就失去了一切。而庞爰是赵国带兵将领,也是国之重臣,投靠一个失败的公子,哪怕最后公子重真的成了赵国的国相,也绝对不能和这个人走的太近。统军将领和公子相近,本来就是国之大忌,对于国君也好,储君也罢,绝对属于不识抬举的一类人。此举不仅仅是害自己,连带着把公子重都可能害了。

自己的儿子怎么会生出如此愚蠢的念头?

这让心头的怒火一下子被勾搭起来了,脸色阴沉道:“我庞氏立足于朝堂之上,不是因为我庞氏攀附权贵,而是因为我庞氏在战场的战功。这一点,我要你记住。另外……”

“公子重还不配我庞氏投靠。”

作为统兵大将,只得投靠的人只有一个,国君。除此之外,在特殊时期,太子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就赵章的折腾劲,赵国的重臣们基本形成了一个共识,这家伙活不长。哪里天天醉酒游戏在宫中美女之中的国君会长命百岁的道理?这不是扯吗?

要不是赵章的年纪实在不算大,估计赵国的重臣们都开始要私下里谋划国君薨毙之后的战队了。

这时候投靠太子自然是一个不错的政治投资,但是庞爰也有自己的苦衷,太子不喜欢庞爰,对太子来说,他可以选择的人很多,庞爰之前一直在边塞,很少有机会接触太子这是一方面。同时,赵氏宗族有不少能力出色的子弟,能够取而代之,这是另外一方面。其次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太子不会太信任一个父亲赵章提拔上来的将军,用自己身边的人岂不是更加安全?

可以预见,赵章死后,太子登基之后,庞爰失宠是板上钉钉的事。

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已经开始着急了起来。尤其是听到跪在地上的儿子低着头,羞愧道:“孩儿让父亲失望了。”

庞爰心头的苦涩就更加重了起来,甚至感觉有点对不住儿子。

冬日落水,就算是体格强健的勇士,也有可能落下病根,甚至会爆发一场大病。而这一切都是庞诩必须要承受的压力。将军难免阵前亡,这才是庞爰最为担心的事。可以说,将门无法选择自己的死,这是源于宿命的诅咒,任何一个将领都恐怕难以逃脱。

如今,他已经老了,他似乎更希望看到儿孙无忧无虑的活着,而不是为了所谓的家族荣誉,不得不拿命去拼,去赌。一旦失手,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想到儿子可能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死在他这个当父亲的面前,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心痛。

想到这些,庞爰的语气顿时缓和了一些:“身上的伤还好吧?”

庞诩微微一愣神,他从记事起,自己的父亲就是一个严厉有余,慈善毫无的铁面家主,他甚至可以很肯定的说,自己的父亲这辈子都没有在他面前说过一句关心的话。可这一刻,如此反常,让他也很胆战心惊,还傻乎乎的以为父亲对自己不满了,梗着脖子开口道:“父亲还请再给孩儿一次机会,孩儿之所以在马邑城头贪生,是因为不想让父亲看到孩儿成为赵军的俘虏。只要再给孩儿一次机会,就算是死,孩儿也要让卫军付出惨痛的代价。”

要是还一个人这么说,庞爰肯定会大感欣慰。

毕竟手下的武将要表现出大无畏的勇猛气势,对于将主来说,绝对是他领导有方的体现。

可是自己的儿子要去寻死,还是在自己眼前寻死,这不是抽自己的脸吗?自己刚刚表现出父慈子孝的好意出来,这混蛋小兔崽子竟然还敢忤逆!气死老夫了!

尤其是这混蛋小子还错会了自己的意图,这让庞爰气地将书案前的文书扫落一地,大怒道:“滚,给我滚出去!”

庞爰好不容易流露出慈父的念头,就被自己的蠢儿子击个粉碎。

加上为将者鲜有好脾气,顿时被气个半死,要不是念在这小子刚落水不久,说不定举起拳头让庞诩知道,忤逆老爹的下场。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