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013章 玲珑心(求收藏,求推荐)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4093 2020-03-04 04:05

  

免费!

两个字出现在帝丘街头的那一刻,就引起了热议。

“吃的还是用的啊!”

“谁都可以去拿吗?”

“真不要钱?”

……

作为豆腐推广使,白圭在帝丘的街头开始了他另外一种不曾存在的天赋,演讲。也算不上演讲,就是将食肆将要推出的豆腐的好处和美味告诉给大家。可结果让白圭气的嗓子冒烟双目充血,没人信!

竟然没有人相信他的话。

口才一般,生活在帝丘底层的白圭没有多少信服力。如果他是帝丘的名人,甚至是衙门里一个不入流的小吏,都能搅合的街头风雷涌动,民情激荡。可惜,白圭在此之前不过是小商贩,不仅如此,还是一个本钱都没有多少的小商贩,不得不卖苦力才能勉强让自己糊口的穷人。

钱很重要,在很多时候,有钱就预示着有了底气和选择。底气就不用说了,钱是英雄胆,土包子变过江龙的神奇所在。至于选择,有了可以从容不迫的选择的权力,犯错也能用钱去弥补,自然而然的就会拥有一种谜一样的自信。

可白圭没有,就算他说的天花乱坠,也没有多少人相信。

白圭气急败坏道:“你们等着,明日里我挑一担豆腐来,让你们开开眼。”

不相信他,白圭也不怎么生气,可问题是还有些人仗着自己的年纪一大把,说起话来就是:耶耶吃的盐,比你吃的黍米都要多。”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

好家伙,这么多有哲理的俏皮话可都是从酒肆里传出来的,其实是边子白说书的时候带出来的。有人觉得话有道理,用的就多了,逐渐蔓延开来,就和后世网络用语通俗化是一个道理。

白圭气鼓鼓地回到了酒肆,现在应该是食肆了。偌大的厅堂前,屋檐下,还空着大一快,边子白决定让木匠刻个匾。既然准备叫饭店,而不是食肆,就要体现出和帝丘其他食肆的区别来。总不至于挑个竹竿,挂一块布就当自己是饭店吧?

“你要挑着豆腐去街头送人?”边子白有点不解,要是在接头送人,就有点得不偿失了。就和街头发传单一个效果。可实际上,帝丘的商业环境根本就不需要发传单来招揽生意。因为屁大点的事,整个城内都能传的沸沸扬扬。

边子白的打算是让帝丘兜里有钱的主都养成一个习惯,什么是习惯呢?

来饭店吃饭。

路姬并不在意,只要不让她推磨,什么都可以。反正她已经接受了边子白的建议,免费十天赠送豆腐,打开销路。这也是边子白的担忧,在后世,开饭店最怕的是什么?

开业没人来照顾生意。

于是饭店的老板们想出一个招,开业酬宾也好,发奖券也罢,都不是主要手段。最核心的办法就是招呼人免费吃喝,将饭店挤的满满堂堂的,给人一种生意好到爆的假象。久而久之,培养一群盲目的客户群。如果菜品确实出众的话,就该有忠实粉丝了。

边子白也是这类招数,但他面临的问题会更多一点,毕竟豆腐并非是已有的食材。

这是一种新鲜事物,敢于尝鲜的人毕竟是少数,就算无忧无虑的卫人每一个都是乐天派,与生俱来就有接受新事物强为特点。可真要是遇到入口的食物,还是从未见过,从未吃过的食物,是个人都会有点担心。

边子白倒是没有打击白圭的积极性,面对辛苦的推磨工作,白圭能够任劳任怨地承担下来,本来就不易。再说了,白圭想要送多少豆腐,都不得他自己去磨豆浆吗?而菽的低价,让食肆可能蒙受的损失微乎其微。

也许等到豆腐风靡全城的时候,菽在卫国的价格可能一路攀高。达到一个让人不敢直视的高度,甚至要比黍米的单价都要高。要知道,豆子的产量不低,而且卫人种植菽最大的目的不是用来吃,而是用来养地的。大豆也好,蚕豆也罢,很多豆科植物都有一种其他植物没有的本事,将空气中的氮气转化成为生物氮,留在土壤之中。这可是天然肥的来源之一,也是受益最大的一种方式。

“这样吧,今晚多做一些豆腐,给国相子思大人送一点过去,就说是苟变感谢他的推荐。”

“然后再选择一些你能登上门的城内士族和官吏,送一些过去,并告诉他们如何烧制豆腐菜。”

“某能给老师送一些去吗?”

“是想给你师妹送吧?”边子白会心一笑,摆手道:“想去就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用来招揽生意,免费赠送的菽都已经准备好了,用完为止。具体你想要送给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让帝丘的人知道豆腐好吃,不算太贵,没有任何吃豆子带来的副作用,就足够了。”

对于后世的人来说,粗粮是营养搭配的天然食材。可是在战国时期,国君的食物中粗粮的比重很大,更不要说普通人了。粗粮吃多了的后果,最严重的一个就是肠胃病。在这个时代,胃病到中等程度已经是绝症,而且是排名数一数二的绝症,因为没有药。

华夏作为饮食王国,真正将菜品朝精致的方向制作的应该是北宋年间。而在此之前,食物的烹饪相对都比较粗糙。

尤其是在先秦,秦汉时期,就是如此。

始皇帝喜欢吃羊汤泡馍,也算是一个梗了,算起来当皇帝也没有多少优越感啊!

再比如说东汉的昏君汉灵帝刘宏,史书上说这位皇帝荒淫无度,穷奢极欲,可汉灵帝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呢?一种烤制的面饼,叫——胡饼。其实就是烧饼,要是在后世,都混到顿顿吃烧饼了,还敢说自己是大款?更不要说是一个皇帝了。边子白心里头不怀好地想着,如果有一碗上汤面摆放在刘宏的面前,浓郁的高汤,吊出最原始的鲜味,劲道的面条弹牙滑爽,加上冬日里难得一见的小青菜,各种佐料,就算是皇帝该流哈喇子的时候,一样流淌的稀里哗啦地,这方面和乞丐没什么两样。

翌日,劳累了一整晚的白圭丝毫自信满满地开始了他赠送之旅。

第一站是教授他认字的老师,心怀恶意的想的话,白圭根本就不想去巴结他的老师,而是老师家的小师妹,王姬,小名叫芸娘的萝莉。一个还只能算是小豆芽的妹子。

“大人,豆腐不易保存,秋冬一日,春夏半日,还请尽快食用。”

“很简单,切开之后做汤即可。如果有肉糜相伴,炖煮滋味上佳。”

“佐盐凉拌也可以,口感顺滑,自带甘甜。”

……

不厌其烦的介绍,一次次的重复,早上遭遇的情况并不尽人意。原因很简单,上午赠送的都是帝丘城内的大户,狗大户狗眼看人低,不少权贵的大门根本进不去,白圭像是被轰走的野狗似的,一边要护着豆腐挑子,一边看着脚下,落荒而逃。引出狗腿子们张扬放纵的嘲笑声。对于身份卑贱的白圭连主人都不会露面,家臣也不会出现,最多出现的是庖厨。对于新食材的使用毫无头绪,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做。关键是,来历不明,从来没有见过的食材庖厨是不敢做出菜品来给主人享用的。万一主人吃坏了肚子,算谁的?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好处,庖厨每日卖肉的钱克扣一些再正常不过,白圭是一个小布都能掰开了花的主。除了对王姬还算舍得花钱之外,其他人根本就别想从他这里获得一星半点的便宜。

倒是城内的小吏,算是帝丘城的中等户,普通的小吏家里也没有使唤人,对于白得的食物都表示很新奇。

可小吏都有顾虑,卫公知道了会不会拿他们的错处?

这算不算够得上受贿?

开什么玩笑,就算是板砖大小的豆腐,这可是有前科的啊!苟变还在街头晃荡着呢?这位可是被国相大人举荐将军啊!

白圭一再表示:“这是食肆开业的促销活动,从即日起无论贫贱都能够得到食肆的免费豆腐,当日份额为100份。活动的最终解释权归食肆所有。”

最后一句话是边子白故意加上去的,免费的,必然是有数量限制的,有条件约束。这种仓促举办的活动,要是没有限制,最终会乱成一团糟。有一些漏洞,会被无耻之徒利用,最后成为无法收拾的大乱子。万一被人找到了漏洞,商家想要完成自己的目的都难,所以最终解释权必然属于食肆。

好不容易摆平了这些担惊受怕的小吏和他们的家人,白圭挑的豆腐已经十去八九,来到市场的时候,被哄抢一空。

连他给众人介绍如何烹饪豆腐的机会都没有,甚至有人在街头就吃起来,吃完之后,一脸呆滞,有种这辈子白活了震惊。

“还有吗?”手里的碗中弹开的豆腐洁白如玉,根本就没有动弹。这位属于好占小便宜的,没个够。

“兄台,再来一块啊!吃的太匆忙,没品出味来。”这位是鲸吞,猪八戒吃人生果的路数。

“没有了。”白圭胸口升腾出一丝的自豪和悲切,来帝丘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被人称呼‘兄台’,尊重永远不会有人觉得来的迟了。

白圭挑着空担子回到了酒肆,看到边子白正在指挥木匠将牌匾挂在屋檐下,左右都觉得低了。这个时代的房子就是这样,入口很低,屋檐距离地面很矮。不奈之下,边子白只好指挥工匠在门口外立一个简易的木牌坊。其实就是木架子,工期两天,这才作罢。

一回头,见白圭正在清理豆腐担子,边子白询问道:“效果如何?”

“高门大户不置评价。”白圭想了想说出一个让人沮丧的事实,他连人家主人都没办法见到,怎么推销豆腐?

“市井人家唯恐不及旁人。”

这也是现状,豆腐想要进入高门大户,确实有困难。毕竟边子白也好,白圭也罢,都是什么名士,他们不过是帝丘可有可无的一群边缘人。至于市井人家,占便宜不吃亏古往今来都一样。他们这群人才是对免费最缺乏抗拒力的存在。

没想到开局并不太顺利,这让边子白大伤脑筋。回头说了一句,就去想办法了:“明天开始只送街头的,而且言明第三日之后只在食肆门口排队拿号获取,先到先得。至于大门大户,算了,咱们不做他们的生意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