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309章 无情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3440 2020-03-04 04:05

  

“岳丈大人,您找我?”

看着年纪给自己当孙子都不嫌大的边子白,列御寇也有些恍惚,他回忆起自己这个年纪的时候似乎还在求学,平日的愿望就是能够多看到一卷书,甚至费尽心机背下来。

日子不算逍遥,但好过充实。

可看边子白呢?

在官舍坐衙的时候,度日如年;经常不管事,还有几乎每日都能看到下属来家里将应急的公文交给他批复,他都不太耐烦的应付着。按理说,名士,不想当官,崇尚自由的生活……应该和他一挂的啊!

可列御寇根本就看不出来边子白有朝着隐士发展的迹象,甚至恐怕连吃苦都受不了,更不要说啃麦饼了,这简直要了他的命了。

将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甩掉之后,列御寇问:“老夫的药箱之中有一味药用光了,不知家里有没有储备,明日要用?”

这话说的算是婉转,至少边子白算是听明白了,点头道:“岳丈不必担心,我让伯灵去南氏拿些来,应该能够找到这味药。”不过他还是担心地问道:“岳丈,国君让您去诊断了?”

列御寇原本以为边子白这么懒散的人是不会去打探宫中秘闻,毕竟国君的身体,储君的立废,都是官场最为忌讳的消息,轻易不能打探,更不能在谈论,很容易招惹祸端。想到这里,列御寇认为边子白是太年轻,初涉官场,不明白其中的凶险:“子白,你要知道国君的身体如何,作为国君属官最好不要打听。这关乎到太多人的利益,一旦消息泄露,容易引火烧身。”

边子白从善如流的点头道:“没错,子白受教了。”

可列御寇也好奇,问:“你是从哪里知道的消息?”在他看来,国君中毒,几乎是一个诸侯的政坛都要坐在薪山上一样,一旦有一个火星迸裂,很可能就是一场冲天的大火,所有人都被这场大火给席卷进去。

“丁祇没有说过吗?”边子白问。

“他没说。”列御寇开始紧张起来,万一要是姬颓中毒已经成了卫国官场众所周知的秘闻,对他来说就危险了。作为施救的人,肯定会引起下毒的人的怨恨,他不过是一个隐士,还带着一些根本就对抗不了军队的弟子,怎么可能全身而退。

边子白解释道:“消息应该还在封锁阶段,至于丁祇……他的情况和我的差不多。”

这么一说,列御寇顿时明白了。可他又担心起来,内宰丁祇的情况已经非常不妙了,一旦国君薨毙,他看似滔天的权力也将如同大厦倾倒一般,轰然倒塌。如果说边子白的情况和丁祇差不多,岂不是也要糟糕?万一在这场眼看要发生的政变之中,女婿没了,自己的女儿可能要守寡啊!

“岳丈不用担心,不出十日,我应该能够离开帝丘外任。既然不在帝丘,纵然大厦将倾,也不会伤及家人。再说了,小婿在帝丘也有盟友,纵然不能在巨变之中得利,也不至于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他说的是南氏,南卓就算和太子训渐渐走远,恐怕在帝丘城内也没有人敢动他。

边子白一边说着,一边从书案上拿出一张白绢,开始在上面写字。

他写的是一张方子,有足足十几味中药,主角是两个,一个是温补的草药茯苓,另外一样却是食物乌龟。另外连着方子,还附带有制作的办法,制作的过程很简单,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一个瓮中,加水熬煮到浓稠即可。俨然就是刚才列御寇吃过的龟苓膏,列御寇偷偷斜眼看过去,马上就被边子白的字给惊到了。

一会儿大,一会儿小,简直就像是府邸花园里的碎石路面,大小不一,忽胖忽瘦,简直太难看了。对此,边子白也一点办法都没有,谁让篆书的比划实在太坑爹,而毛笔写起来更是让人头痛。就算是这样,他也觉得自己的字还稳步提升之中。

列御寇嘴角抽搐着,小声道:“练字最好用刀在书简上练习,可以训练腕力。用来熟悉字体结构,就容易多了。因为篆书来源于金文,而金文脱胎于甲骨,都是拿刀刻出来的,字体结构也有一曲同工之处。”

边子白都没听说过这种说法,但是想起来练字,连一张白净的宣纸都没有,却要在一指宽的竹片上写字,感觉心很累,想一想还是觉得算了,难度太高,他决心放弃了。

这当有文案要写的时候,他就会想起同时代的罗马人,他还会从心底里甚至有些羡慕罗马人。几乎和先秦是同一时代的文明世界,罗马贵族就很会享受,他们往往会配一个读书和读信件的奴隶,一个专门写书信的奴隶,可以将所有需要主人动手的事情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作为贵族,他只要动动嘴皮子就可以了。

好不容易将所有要写的东西都染上了白绢之后,累地额头满脑门子的白毛汗,叫来孙伯灵之后,他将白绢给了孙伯灵嘱咐他:“去南氏府上,找南卓要这些药物,没有的不要紧,但是记住茯苓不能少。”

“是老师。”孙伯灵收起白绢准备离开,却被列御寇叫住了。

“伯灵,拿给我看一看。”

列御寇看着白绢上的字体,心头一阵阵的膈应,但好歹上面的字他都能认识。心中暗暗将这个方子上的药物琢磨一遍,佐证药典以及各种草药的药性之后,发现竟然是一个温补的方子。甚至边子白还在下面特意嘱咐,这个方子对于女性有奇效,不仅可以延年益寿,还能滋阴润燥,降火除烦,清利湿热,凉血解毒。还能对妇女带下病有所疗效。

列御寇再次看向边子白的时候,眼神很古怪。

一方面恐怕是庆幸,女儿找了一个很懂女人的丈夫;另外一方面,当岳父都明白,女婿太懂女人了,也不好。

尤其是这张方子似乎非常适合卫公姬颓的病症,卫公年纪已经大了,用猛药恐怕身体亏欠,伤了元气。

而温润的方子,似乎非常适合他食用。于是他也抄录了一份之后,妥善地放好。准备将来有机会好好推敲一番。另外,他对边子白在这次卫宫内的变局之中的作用更加怀疑起来,或许路缦是从他的药箱里拿走了茯苓这味药,但是边子白怎么会肯定卫公的汤药之中一定需要加入茯苓呢?

联想到卫公中毒的源头也和边子白有很大的干系。

列御寇忍不住担心起来:“贤婿,你似乎已经知道卫公中的是什么毒?”

边子白想了想,点头道:“应该是丹砂。”

既然下毒的方式是慢性毒药,那么显然下毒的那个人就不会希望卫公突然暴毙。还是一种死相很难看的暴毙。那么选择毒药,选择那种下毒的方式就变得异常重要。

生物碱一类的天然药物毒性太大,根本就不适合成为下毒的首选。而砒霜之类的毒药,因为纯度而导致用量很难把握,万一一下子毒死了,乐子就大了。那么最稳妥的就是应该重金属毒药了,可以缓慢的在身体内积累,直到爆发。只要选择一种被下毒人经常会食用的食物或饮品,将毒药每天一点点的加入其中,受害人根本就难以察觉,就会缓缓中毒,直到病故。

甚至下毒者都不需要在最后阶段下毒,就能眼看着被下毒者走到生命的尽头。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看着对方在痛苦之中死去。

慢性毒药的效果好,不容易被发现,可以很安全的使用,不仅危险系数大大降低,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脱离干系。

甚至买通一个在卫公身边的小宦官就能做到,可以说,付出了最小的代价,却得到了最大的效果,怎么看都是最好的选择。

边子白解释道:“茯苓是解汞毒的最好草药,任何丹砂的解毒方子都离不开这位药。另外……岳丈恐怕被卫公和丁祇欺骗了,他们应该早就知道了中毒的原因和源头,至少卫公中毒的情况我是从丁祇口中得到的消息。他也曾经怀疑过我,那么从我手中送入宫中能入嘴的东西就显而易见了。”

“茶叶!”

“没错,就是茶叶。可是丁祇说什么也想不到,我是一个很懒的人,就算是给卫公制作茶叶,也仅仅是示范了两下,说了一些要注意的方法,然后就离开了。监督制作茶叶的是宫里的人,送入宫中储存的也是宫里的人,我的嫌疑很容易就被剔除,因为入宫的茶叶我根本就没有过手。”边子白满怀恶意地冷笑道:“我甚至猜测,卫公身体内的丹毒已经除去的差不多了。只不过岳父不知道罢了。毕竟,我一个小小的内史令,就算是个幸进的近臣,但也不至于让丁祇这位一个卫公最信任的人将国君中毒的事告诉给我。凭什么?”

想起姬颓当时在列御寇面前如同将死的模样,他心中一阵发冷,帝王冷血到了这个层度了吗?

太可怕了!

.com。妙书屋.com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