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243章 打击学神的正确姿势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4932 2020-03-04 04:05

  

没有收徒孟轲的时候,面对炫徒狂魔王诩各种花样炫耀弟子庄周的眉飞色舞的得意模样,边子白也只能咬着牙,阴着脸,千万念头汇聚成一个字——忍。

可有了孟轲?

边子白可不打算受王诩的气了,对着和庞涓‘相谈甚欢’的孟轲叫道:“小轲,来见过你王诩师伯。”

“师伯,您的胡子好漂亮!”孟轲萌萌的嗓音顿时让王诩乐开怀,摸着腰间一块玉玦,想都没想就摘下来了,递给了孟轲。其实王诩要是知道孟轲心里的想法,恐怕打死他也不会将身上最尊贵的玉玦送给孟轲了。

因为孟轲常年在街头玩耍,嘴巴不甜的话,岂不要吃亏?

可问题是王诩全身上下,根本就没有可以夸耀的地方,似乎只有一把留了几十年的胡子看着颇有气势而已。

知道玉是价格昂贵的礼物,甚至比黄金都要贵,孟轲紧张地看向了边子白,王诩不乐道:“看他干什么,他要是不喜欢你给他当弟子,来伯伯家里,伯伯教授你更好的学问,气死你老师!”

边子白点头道:“收着吧,这块玉玦的来历不简单,看着是楚国宫廷中流出来的样式。”

王诩给边子白一个算你识货的眼神,得意道:“算你小子识货,这是当年楚王给我的赏赐,有很多,给小轲一块也算不了什么。”

不远处的庞涓都是自尊心再一次被击打了,您老爷子也太偏心了,给人家的弟子,却不给自己家的弟子,还说不算什么。哦不对,这样的玉玦似乎庄周也有一块,应该是一对。有本事也给我一块玉玦啊!

王诩定睛看了一眼孟轲,看着很机灵,尤其是眼神,仿佛和庄周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对,两人还是有所不同的,庄周的眼神恬静更多一些,而孟轲的眼神更多的坚毅。相面是每一个人都会的一种带着主观意味的判断。

这话可能说玄了,简单一点就是,看着舒服。当然,有人看得准,有人看的不大准,有人瞎看,所以,相面也是完全凭借一个人经验和悟性的技术。而王诩在这方面颇有心得。

王诩看孟轲的眼神就是如此,看着很舒服,很妥帖。试着问了几句,顿时有了判断,坚如磐石的心性,不会被表面的假象给迷惑。这是王诩独到的地方,他游走于官场这么多年,要是连看面相都看不出来,在官场就有可能敌我不分,别说步步高升了,就是想要全身而退也不大可能。

问了两个问题之后,王诩扭头看了一眼边子白,心中暗道:“狗屎运!”

王诩也是吃一堑长一智,在边子白这里碰地头破血流之后,痛定思痛,从藏书之中翻箱倒柜,终于让他琢磨出了一套全新的收徒弟理论,被王诩命名为‘观气术’,原本边子白是不屑一顾的态度,认定老头是魔怔了。

可是庄周出现之后,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对付王诩,根本就不用大费周章,他有大小两个‘内奸’,大‘内奸’被朋友之谊给束缚住了,对边子白言听计从算不上,但有力出力的踊跃态度还是让人非常欣喜的。小‘内奸’完全是功名利禄的利诱,而且那个小子很吃这一套,完全没有抵抗力。

可是问题来了,王诩的‘观气术’放在边子白的面前,他完全看不懂。

也不是说字不认识,而是每一个字的意思的读写他都会,可组合在一起之后,就是不知道王诩要说点啥?

太让人糟心了,边子白甚至一度有种被智商完爆的无力感。可研究了一阵,他发现王诩似乎也有点自欺欺人,庄周在王诩的‘观气术’之中,完全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才。可以说,王诩将一身所学都能托付给庄周,他可以死而无憾了。

但实际上,知道庄周后来人生的边子白发现,王诩这老头仿佛创造了一套根本就毫无用处的自我催眠法,然后他自己第一个中招了。

庄周恐怕对纵横术、兵法、法家之类的东西根本就不感兴趣,反而对道家、阴阳家之类的东西接受起来非常快。

而王诩的法家是个二把刀,来源于吴起的传承,其实是阉割版。

吴起在楚国的变法是变革军队,而不是变革制度,所以他能够让楚国在短期内军力快速上升,号称一年就完成变法。可楚国最大的隐患可不是军力不强,而是地广人稀,地方势力积极庞大,甚至一度让楚王的权力都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这一点没改变,楚国的变法就是失败的变法。

所以,王诩的法家思想恐怕也是缺失的法统,难以自成体系。

而他想要让自己的学术名扬天下,不仅仅需要有出色的弟子,而且这些出色弟子只能主修两大学识。纵横术,也就是极限邦交术,用利诱,孤立的办法,让宗主国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其中分为两大派系,连横,连纵。另外一个就是兵法,兵家在当下连年征战的各国都是极具缺乏的人才,有多少都不嫌多的人才。

可是这两种,庄周恐怕都不会去碰一下。

想到这里,边子白就有点先要偷着乐的暗喜,让你老头神神叨叨的故弄玄虚,最得意的弟子最后看不上你最压箱底的学术,到时候眼泪哗哗的,可怪不了谁。

“我是孟轲,五岁了,是邹国人。是伯灵师兄的师弟,你呢?”

庄周眨巴了一会儿明亮的眼眸,抬头道:“我叫庄周……四岁……也快五岁了,来自宋国。我的师兄是庞涓。”说到庞涓,庄周似乎还不太满意的瘪了瘪嘴,心中对庞涓的印象很差,人很傻,同时也很蠢,他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个师兄。

“你在干什么?”

“演算。”

“演算是什么?”

庄周手中一把算筹,多了他也拿不了,六七根已经是极限。小脸凝重的对摆放在地上的算筹发愣,良久才开口道:“推演星象万物之法度,哎……可惜又错了。”

庄周的话让孟轲一阵紧张,没办法他完全听不懂啊!好在让他能松一口气的是,庄周看着比他还要小一岁,可是已经做到了能够对任何人故弄玄虚的地步。这已经是达到了老骗子看家本领的高度……别说孟轲了,就连边上的边子白也是出了一身的白毛汗,太欺负人了,五岁的孩子琢磨的研究,他竟然也不会。

失败一次,对庄周来说并不在意,因为他已经错了很多次了。他收起了地上的算筹,交给边上的侍女。一边还要分心和聒噪的孟轲说话:“成功了会得到什么?”

“以天地万物之法度来印证世间真理,左右人之定范,避祸趋利。”

庄周完全是一个小神棍的口吻,这让孟轲很好奇,同时又很羡慕,眼前的这个家伙还很厉害,是王诩的第二个弟子。

不过孟轲虽然不太明白,天地真理的作用,但是最后一句‘避祸趋利’他是明白的,在他看来,这句话的正确解读应该是:“避祸趋利的意思大概是永远选择正确的阵营,远离灾祸吧?”

庄周微微一愣,点头道:“可以这么说。”

孟轲顿时笑得如同正午阳光般灿烂,道:“你不用算了,我知道避祸趋利的办法。”

“什么?”庄周愣住了,他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很久……大概有几天了。

孟轲手舞足蹈的告诉庄周:“跟着强大的人,就能避祸趋利。”

“这……似乎获利不足。”庄周顿了顿开口道。因为强大的人吃肉,附庸喝汤,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孟轲心说,这家伙心挺大,还想要吃肉,但是办法也容易解决:“跟着人多的阵营,然后告诉他们取胜的办法,就能避祸趋利,也能获得最大的利。”

这两个办法,虽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基本上已经能够解决一个人在俗世中大部分的问题,做官能够做到不倒翁,做人朋友遍天下。达到这样的高度,对于一个普通人,就算是一个聪明人来说,已经是一个完美的人生了。

庄周愣住了,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傻,这么简答的问题都想不明白。

而王诩完全是被孟轲的狡辩给吸引住了,他忽然发现对孟轲的评价一下子应该从尚可,上升到这才是我老王的好徒弟的眼神。想着和边子白商量一发,是否能够让孟轲改换门庭,可惜就他对边子白以往恶劣的表现来看,这家伙恐怕真不会让自己如愿。

就如同看到一见钟情的女子,却倒在了别人的怀里。

王诩别提心里有多么难受了,可即便这样,他还是准备想要试一试。他也不问边子白,反而开口问孟轲:“小轲,你觉得长大了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按照王诩的固定思维,就算是一个年纪很小的小贵族,小时候也会有一个宏大的志向。

比如说成为运筹帷幄的谋主,让万民敬仰。

再比如说,成为战场上百战百胜的大将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但是他显然嘀咕了孟轲对于志向的理解,孟轲歪着脑袋想了一阵,眼神中流露出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光芒:“我想成为一个豪客!”

这个问题让王诩一阵为难,他也琢磨不出来,什么样的人是豪客?他对这一行不熟啊!是游侠吗?还是刺客?这种人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人,但是这样的人在百姓心中有很高的知名度,同时也会收获足够的敬重。就如同吴国的那个刺客要离,对于家人来说,要离完全是一个不孝的子孙,一个坏透了的丈夫,甚至子女也会在惨死之前怨恨他。

可在民间,要离坚守了自己的承诺,接受了吴王阖闾的委托刺杀太子庆忌,不惜砍断了自己善用剑的手臂,甚至让吴王阖闾将他全家都送入监狱,不能有任何优待。他也准备以死来完成他的承诺,毕竟刺杀庆忌之后,周围都是庆忌的手下,他也活不了。目的就是为了取得太子庆忌的信任,最后在庆忌放松了防范之后,一击必杀,刺死了庆忌。

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

被刺中要害,眼瞅着要死的庆忌命令手下放走了被抓住的要离,因为好汉肯定会敬重好汉,可能在庆忌的眼中,要离是一个好汉。回到了吴国的要离发现自己的一家老小都死在了监狱之中,悲惨的离开。为了一句所谓的承诺,家破人亡,这是要离刺庆忌的故事。

这算是豪客吗?

整个事件之中,最正面的人物是被刺杀的吴国太子庆忌,他的父亲吴王僚被叔父阖闾派专诸用鱼肠剑刺杀在宴会之中。他举兵反攻阖闾天经地义,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而且太子庆忌勇武异常,在吴国的名声也很好,最后却被阴谋诡计给害死了。死之前,还很仁慈的放走了害死他的要离。

对错,似乎一目了然。

但庆忌成了反面人物,吴王阖闾却最终成了正面人物。这让很多人都受不了。尤其是要离的重承诺,轻性命的做法,成就了一代又一代的所谓游侠和刺客的义。

对于孟轲的这个要求,王诩也有傻眼的时候,他也不喜欢所谓的游侠和刺客。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孟轲对于豪客的定义会让他三观崩塌的……兜里有钱,懂得分享,能够让他也得到一份好吃的,就是豪客。

王诩忍着心头的一丝悸动,很勉强的笑道:“这个志向有点特别。”

不久之后,当白圭也获得‘豪客’的称号的时候,王诩才彻底明白,孟轲的‘豪客’理论根本不是狗屁倒灶的想要当一个大英雄,出名的游侠和刺客,而是给他肉吃,就能够当上豪客。这似乎很简单啊!王诩觉得毫无压力。

临走,王诩慈爱的对孟轲说到:“庄周和你年纪相仿,可要经常往来啊!”

利用庄周当诱饵,来哄骗孟轲,这辈子就别指望了。边子白心说,老王头也就是瞎整,他根本就不知道孟轲的命门在哪里。

只要孟母在边子白家里一天,孟轲就不可能成为王诩的弟子。

随后的几天里,孟轲仿佛变了一个人,纠缠着向边子白要求学习,这让人很惊喜。但是……仅仅维持了没几天,一本《道德经》都没有学完,他就开始浑身都难受,再也提不起学习的热情了。说出了一个让边子白不太好拒绝的理由,要找庄周玩。

于是,王诩老头子又开始火冒三丈的生活,因为每天清晨,就会有一个童子在他门口大喊:“庄周,去玩吧!”

然后在他老人家幽怨的眼神之中,庄周丢下了饭碗,如同一阵风似的,飘走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