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436章 退兵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3623 2020-03-04 04:05

  

边军将主的长子,就算是蠢的像头猪,也不用担心这辈子生活没有着落。只要庞爰能够在将主的位置上致仕,他的几个嫡子多半会有安排。

这是国君对士大夫的优待。

就算是暴躁如赵章,也不敢坏了这个规矩。

国君也是人,不是神。他们也需要臣子去为自己征战四方,为他治理国家。真要是和所有的臣子斗离心离德了,那么赵章还有什么权威可言?没有威严的君王,只能成为摆设。

但是庞诩不一样,他是从小跟随父亲征战,不敢说学会了父亲十成十的带兵作战的能力,也至少六成的本事让他学去了。而且他清楚,庞氏出身于一个小家族,就是个不入流的小地主。想要将这份富贵继承下去,对于庞氏家族来说,每一个子弟都不能懈怠。一旦家族后继无人,他们这一辈获得的荣华富贵,都将成为过眼云烟,湮灭在世家大族的偏见之中。

对于这个儿子,庞爰是寄托了莫大的期望。

毕竟就算是儿子,也有亲疏之分,那个喜欢更多一点,那个欢喜少一些。而庞诩被父亲喜爱的原因不言而喻,他是继承庞爰政治遗产最可靠的人选。

看到儿子准备登城,就连庞爰也有点紧张。

但是他很快就想到儿子的目的,赵军远道而来,没有时间去打造哪些结构复杂,费时费力,还需要一流工匠的攻城器械。就拿云梯来说,最好的云梯是墨子建造的带轱辘和伸缩的云梯,可以在远离城墙的时候就架设完毕,士卒将这种云梯运送到城墙附近之后,直接能够在云梯中间的高台登城,可以做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是,这在攻城中有一个限制,需要士卒先把护城河给填上,要不然云梯移动不过去。

但是打造这样复杂的云梯,不仅费时费力,还需要手艺精湛的工匠。墨家是能做到,但这也是墨翟,拥有一支庞大工匠队伍。但是赵军却没有这等能力,赵军还没有如此精湛工艺的工匠。

就算是有这样的工匠,赵军也等不起。因为制作坚固复杂的攻城器械,耗费的时间不是一两天就能做到的,没有十天半月,恐怕真不行。

而马邑不过是横在赵军面前第一个卫国重兵把守的城邑,对于作战的双方来说,马邑的争夺直接影响着整个战争的走向。一旦马邑被攻克,卫公必然慌乱惊恐,不管是吞并卫国在大河以北的国土,还是继续南下,主动权都在赵军的手中。所以,在庞爰的计划之中,马邑拿下一定要快,赵军主力绝对不能再马邑耗费太多的时间。只有拿下了马邑,赵军就能将这座城邑作为自己在大河南岸的后勤基地,从而深入卫国腹地作战。要不然,陶丘的军粮运送绝对是个大麻烦。

可一旦出现了意外,要让卫国军队守住了马邑,对于没有足够粮食,缺乏长期作战的赵军来说,不啻于,当头一棒。

越快拿下马邑,赵军的优势和主动权就越明显。

反之亦然。

当然,要是成为第一个登城成功的赵军将领,庞诩的功劳也足以让他在赵军之中获得一席之地。成为赵军之中冉冉升起的年轻将领中的翘楚。

“儿郎们,谁我登城!”

“少将军威武!”

在战场上,一个准备登城的武将,如同大马猴似的暴露在战场敌我双方的视线之下,肯定是危险的信号。这对庞诩来说,无疑是非常危险的。但是他别无选择,武将,除了那种以智慧取胜的将领,依靠勇武获得士卒爱戴的将军不得不面临一个终极问题,上,还是不上?

必须上。

这是武将获得军威的方式,也可以说是一条捷径。因为并不是每一个武将可以靠着排兵布阵就能火的士兵的尊重和爱戴。

只有带头冲锋的将领,才能让士兵获得强的信念,因为他们的将军在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

庞诩别无选择,同时也很享受这种冲锋的过程。因为他是迎着荣光而战,同时他塑造的是军队的军魂。

咚……

勾住它。

在城墙边上,几个赵军士兵同心协力将一根原木制成的滚木给勾住了,顿时,引起一群士卒扑上去,手忙脚乱之余将滚木的一头给拉紧之后,在城头上的卫国士卒却支持不住了。

滚木就是一根两头拴着麻绳,然后从城墙上往下扔的重木,重力作用下,可以像是蓖黍米一样,将爬在云梯上的敌人全部扫落下去。一般来说,有两种滚木。一种是在城头修建巨大的架子,滚木悬挂在架子上,需要的时候放下放。另外一种是由士兵拉着放下仍。

前一种,不能移动,攻城的敌人也不会傻到将云梯放在滚木下放。后一种可以在敌人攻城的任何地方阻止云梯上的敌军往上爬。所以,后一种滚木就运用的多了一些。

但是这就有一个很大的缺点,滚木一旦被城下的敌人用勾子勾住的话,很难提上来,也容易被敌人破坏。

甚至,会在拉拽作用下,城头的守军被落下城墙的危险。

庞诩的家臣和护卫们瞅准了时机,飞快的冲过了护城河上的建议浮桥,冲上了云梯,在城墙一般高度的时候,拔剑将滚木的两端麻绳斩断,大吼道:“盾来!”

一面猛虎盾在手,撕过一片麻布咬住短剑之后,尽量将身体贴在云梯之上,手脚并用,灵活的往上爬了起来。

庞诩瞅准了时机,大喊道:“跟我上!”

一时间,攻城的赵军军威大振,高声呼喊:“杀!”

相对于赵军的气势如虹,城头的卫军就难受了起来,本来城头防御就已经陷入了很大的压力之中。加上庞爰身先士卒之后,赵军气势大涨,扑面而来的压力顿时让城头的卫军感受到了大战的残酷。而这仅仅是开始。

南宫弼咬着牙,死死地盯着庞诩登城的云梯,咬着牙低声咒骂道;“找死!”

“武士带上武器,跟着我杀上去,把赵狗给杀回去!”

说完,南宫弼带头冲了上去,这一刻,简直就是针尖对麦芒。南宫弼是城头守军的主将,而庞诩是进攻赵军的主将,两人在城头附近交手的那一刻。双方的争夺已经进入了白热化。而庞诩毕竟是陷入卫军之中的作战,在登城那一刻,他身边的护卫和家臣就差不多死的死,伤的伤,随着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他已经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而身上的铠甲让他行动越来越缓慢起来。

“火,快放火!”南宫弼急地大叫起来,绝对不能让赵军继续上来了,要不然一旦城头的卫军有一个松懈,或许可能产生致命的威胁。

随着卫军将点燃油料的易燃物扔下城头的那一刻,庞诩连身后的援军都被堵截了。

面对这等危机时刻,庞诩也知道自己不能被俘虏,一咬牙,纵身跳出了城头,噗通一下,落在了护城河中。

“少将军登城了,我军必胜!”

“不好了,少将军掉河里了!”

庞爰在本阵注视着战场上发生的一切,手指紧紧的攥着车辕,显然他也非常紧张。从内心之中,他期待儿子能成功,但是很面对城内上万卫军,这种一次登城就拿下城门的冲锋简直就是不可能做大的事。

最后看到儿子纵身一跃,掉入马邑护城河的那一刻,庞爰的心都快道了嗓子眼上,似乎一开口,就能跳出来似的。

可是在他身后,一群平日里仰慕庞爰,并且将庞爰当成精神图腾的部下们聒噪不已的喊叫,顿时让他心一下子提了上来,他恨不得将身后喊的最响亮的几个混蛋一个个排队掐死才解心头之恨。

心中暗骂:“这帮混蛋。”

庞诩毕竟是赵军将主的儿子,被尊称为少将军也不为过。他的落水,已经预示着赵军的这次进攻已经进入了尾声。退兵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在此之前,将他救命起来才是最为重要的事。虽然赵军会水的不多,而且如河水冰冷,让人望而生畏。

好在护城河不宽,赵军用戈作为工具,很快就将庞诩找到,并且拖拽到了岸上。接应的赵军举着盾牌,防范着卫军的弓箭偷袭。渐渐往后退,这时候赵军也心生退意,但是主将么有鸣金收兵的命令,他们也不敢冒然行事,畏战退兵,要是被追究起来,可是死罪!

可是如今的边军,庞爰还真不太好下令,公子重似乎在这一刻主导了战场。

他看了一眼公子重,后者这才警觉起来,他不经意间,夺走了属于庞爰的指挥权。

尤其是庞诩儿子从城头上掉落下来,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要是这时候还要一意孤行的要求庞爰进攻,庞爰多半会心生怨气。想到这里,也被自己的不理智给吓了一跳。这才拱手道:“请老将军下令吧!”

这话一开口,庞爰也是松了一口气,他就怕公子重和赵章一个德行,不提会民间疾苦,更不把士卒的性命当回事。要求他死战不退,一定要将马邑在今日拿下。因为攻下一个城邑,就算是庞爰自己带头冲锋,恐怕也无法在一个下午就完成。

尤其是如今他老了,身体肯定不如年轻时候。加上心忧儿子的情况,庞爰在接过指挥地那一刻,果断下令:“鸣金收兵!”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