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384章 封将台下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3191 2020-03-04 04:05

  

“爱卿辛苦了!”

卫公姬颓在太子训的搀扶下,来到了边子白面前,这话要是之前说,在场卿大夫们都会认为边子白这小子肯定又在蛊惑国君做糊涂事了。可是现在,就连一直对边子白不喜的太子,都心有感触,似乎他一直没有看到边子白身上的优点,光去关注这个人身上的缺点了。

而边子白身上最大的缺点就是:年轻。

他这个岁数担任中大夫的内史令,让庙堂之上的卿大夫们压力都很大。

卫国的官场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地方,甚至会因为一些小问题,而拒绝真正的人才,却选择庸才。公叔旦就是很好的例子,他没有多少能力去执掌大司马府,关于这一点,卫公知道,公叔旦也清楚,可是卫公却依然还是将他扶到了这个位置上。

可上军在边子白手里仅仅一个多月,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举手投足之间,隐隐有天下强军的样子,这让国君也好,庙堂上的卿大夫也好,都对边子白的才能有了一个彻底颠覆的认知。这个人是人才,是卫国不可或缺的人才。用人之说,德才兼备;国之柱石,能文能武。只要边子白的德行不算太渣的话,完全有资格成为卫国最为倚重的国之重臣。甚至假以时日,出人卫国国相也不是不可以。

而边子白呢?他没有居功的打算,谦逊道:“上军一万多将士,人人争先为国效命,一个多月来,苦练勤学,挥汗如雨才有了如今的面貌。这都是将士们的功劳,臣不敢居功。”

“爱卿不必自谦,上军有如此表现,绝对出乎寡人预料之外。要知道上一次上军驻扎帝丘城外,城守府每日都有状告士卒不端的公文,一月下来,堆积如山。如今之表现,焕然一新,让寡人都不敢认啊!这可是实打实的功劳。我卫国兵戎不盛,常为周围诸侯欺辱。甚至三百年前因为异族攻破国都,不得不迁都帝丘。如今国事艰难,又有强敌窥视,此时是将军建功立业之大好时机,也是大卫无上之幸运。”

卫公姬颓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边上的鲁公更是眼热不已。鲁国当年拥有过天下第一智将——卫人吴起,可惜因为种种原因,吴起在鲁国的日子过的很艰难。甚至一度他老爹穆公听信了曾申的建议,夺走吴起的兵权,甚至有将其看押起来的打算。

无奈之下的吴起,只能在带着两万鲁军打的齐国苦苦求饶之后,从鲁国跑路。

要是吴起能够留在鲁国,别说齐国了,就连赵国和楚国都要因为鲁国的崛起而头痛不已。反正吴起想要建功立业根本就不需要担心没有机会,鲁国攻打齐国有无数个理由。田陈篡齐,囚禁齐公,从一百多年前的景公之后,就有了将齐国国君一直看押在宫种的做法,这绝对是不能容忍的谋逆之罪。甚至数百年来,齐国经常欺负鲁国,占去的城邑数不胜数,不还就揍他,妥妥的。

虽然鲁国的军队确实不怎么样,但吴起能够用两万人大破齐军主力,齐国对吴起来说,简直就是一个不设防的府库,想要拿什么,就拿什么,根本就不需要主人同意。

至于鲁国是否有进攻齐国的打算。理由只有一个,要不是打不过齐国……每一个鲁公都不会隐忍下去。

说不定鲁国还真能将田氏彻底在齐国拔除,然后彻底掌控齐鲁之地,成为新一代的霸主。但是历史没有假如,鲁国错失了这次崛起的唯一机会。至于之后,一直被齐国压着,难以出头。要是鲁国拥有边子白会怎么样?

鲁公姬奋心中热络不已,越想,心头越是火热不已。

不同于吴起性格中太过张狂,看人都是带着一种目中无人的蔑视,说好听点是居功自傲,说不好听一点就是拥兵自重,国君忌惮吴起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也是为什么吴起经常不受待见的原因了。这家伙性格上的缺陷和他的才能一样突出,好色,贪财,薄情寡义、不忠不孝……普通人摊上一种缺陷就不算是好人了。可是吴起呢?他几乎都占全了,这让上位者在用他的才能的时候,如何能够放心?

加上吴起是商贾之子,虽说才能出众,但是身份也是让他诟病的原因之一。

但边子白这些毛病都没有,贪财?

没听说过,但是个生财有道的人。就像是端木赐一样,他是孔子的弟子,同时也是大富豪,可是他通过自己的本事挣到的钱,却从来没有受到诟病过。

好色?

似乎娶了一个丑妻?(因为个子太高,路缦经常要面临这个时代审美观最挑剔和最刻薄的评价,尤其是士大夫阶层,更是如此)

当然,她是列子之女,丑一点也说得过去。(列御寇表示,这个锅他不背,太欺负人了)

加上边子白的身份也很不错,是楚国王族。

除了贪吃,似乎没有任何缺点。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这是维持贵族体面的基本,属于所有贵族都能理解和不遗余力去维护的事情,根本算不上是缺点,反而是大家族的底蕴,再说了,边子白就算是好吃,也没有打算当庖厨的打算,整天围在厨房转悠。他对于美食虽然挑剔,但也是通过庖厨之手而已,没有堕落了阳城君的门风。性格也好,学问也好。看样子似乎也挺谦逊,几乎没有任何缺点。这样的人才哪里去找?

可惜,被卫国捷足先登了,颇为可惜。

边子白却在卫公面前为属下们邀功一番:“君上,论功行赏,执掌军法,让士卒信服,臣不如公孙鞅之能。”

作为军法官,公孙鞅没想到自己竟然是第一个被边子白提及的人。似乎他在兵营里做得不赖,可是周围的同僚至少和他离开两三米的距离,就能看出,这家伙在军营里很不受待见。

他的做法很简单,在军营里放下一根木梁,不太重,一个普通人就能够扛起来,然后立下布告,抬起木梁行走到辕门外的士卒给钱一万。这是一笔大钱,足够买两头牛的钱,顿时让士卒们眼热起来。但是卫人太聪明了,大多数士卒认为这是军官贵族们取乐的把戏。于是让一个脑子没有灵性的憨货给抢了,末了,公孙鞅还真的给一万钱。

这个举动顿时让上军大营内的士卒开始对贵族有所信任。

可是接下来的事就让人害怕了,公孙鞅确立了威信之后,对违反军纪和军法的军官和士卒完全按照军法处置。

第一天就杀了六十多人……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魔王,以至于就算是同样担任文职的军需官弘考都不敢和他靠近。

“论起操练士卒,排兵布阵,臣不如副将苟变经验丰富;论安排士卒饮食补给,臣不如大夫弘考考虑周到;论鼓舞士卒勇气,对士卒关心,某不如大夫南哲尽心……”

卫公姬颓激动道:“都是国之良将,太子……”

“儿臣在!”太子训在边上跪倒道。

姬颓颤颤巍巍地指着军容整齐的上军将士,对太子训说到:“都给寡人记下来,等上军回朝之后,论功行赏。”

太子训自然不会反对,恭敬道:“儿臣谨记!”

边子白说了很多,上军中级军官之中,没有一个人被他落下,这让上军的军将们对边子白的好感有多了一层。这才是上军最好的将主,是上军的荣幸,也是他们这些士大夫的荣幸。

不过谁也不知道,公孙鞅天天拿在手里当作瑰宝的军法,可是边子白这家伙一宿没睡琢磨出来的,苛刻之极,且丝毫不讲情义。而公孙鞅也成了边子白豢养在上军之中的恶犬,属于见到无视军法的军将,不管身份,就会扑上去撕咬的主。

要是他当初交代公孙鞅的话被人知道了,恐怕他好不容易维护的人设就要崩塌。

好在,知道内情的就两个人,一个是苟变,这家伙面对边子白连大气都不敢出,还敢出卖边子白?

还有一个是南卓,这位封地都被赵国给惦记上了,正是需要巴结边子白的时候,哪里敢自毁城墙?

太祝打断了边子白和国君的谈话:“君上,时辰已到,还请登上封将台祭拜!”

。九天神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