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505章 借尔项上人头一用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4685 2020-03-04 04:05

  

“这位是……”

等走近了,公孙鞅和端木方仿佛大清早出门,原本心情不错,一低头却发现一不留神踩了狗屎。俩人都有种始料未及的愕然,甚至想要扭头就走的冲动。没错,这家伙他们都认识,正因为认识,他们才会嫌弃这家伙。太讨厌了,知道他身份的都有种不想和‘奴才’较劲的嫌弃,不知道他身份的还以为这家伙是卫国的太子呢?

贾弃,卫国宫廷之中女主人花**人的奴才头子,宫中小内臣,卫国宫掖之中的二把手。

俩人确认过眼神,心中领会,公孙鞅先开口道:“端木兄,请!”

“公孙兄客气了!”

两人的驭手很纳闷,不是说要救人吗?怎么突然间主人都变卦了?可他们是仆人,是家臣的身份,根本就不敢质问主人为何如此出尔反尔?反而绕过贾弃就要入军营。贾弃躺在地上,抬头就是天空,可是这家伙记仇啊!

对于仇人一天都能想八百遍,每一次都大仇得报的酣畅淋漓,当然,这是他臆想的结果。

看到公孙鞅和端木方的那一刻,他顿时记起来了,这俩家伙不就是自己仇人丁祇的同伙边子白的两个手下吗?

一个叫端木方,是端木赐的孙子;一个叫公孙鞅,是公族不入流的年轻一辈。他也不在乎自己是否被人嫌弃,扯着嗓子就喊:“端木方,公孙鞅,你们不认识咱家了吗?”

他们根本就不想认识贾弃,这家伙太讨人厌了,当初他们在内史府的时候就遇到贾弃这魂淡经常来找麻烦。当然,边子白很容易就将这么一个人糊弄过去,但是其他人就不那么容易了。一来贾弃虽然是个阉人,身体残缺,性格乖张。但他同时又代表了宫廷的一部分。而内史府在宫中办公。虽然内史府的官员进不了后宫,但真要是贾弃来找麻烦的话,一找一个准。

公孙鞅从车上居高临下的看下去,连忙扭头……辣眼睛。

“贾宦官,还请给君上留一份体面吧!”

贾弃一想到这破事,他就来气。一群连战斗力都没有的小蚂蚁,就因为边子白这家伙背后还有国相的支持,要不然早就被他给弄死了。丁祇他是对付不了,但是丁祇手下的蝼蚁,他也对付不了吗?

宦官都有着一些很致命的习惯,或者说贪欲。

比如说贪财,这是每一个太监都会有的恶习;但这并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宦官身为在官场的边缘人物,往往会做出赌上一切的做法。性命,财富,地位,这些都是国君,宫廷里的君上赋予的权力。一旦失去了国君的信任,他们将一无所有。一旦一个宦官失去了国君的信任,甚至宫廷之中最不起眼的宫人都能让他身不如死。

于是,一旦牵扯到国君的事,宦官们明知道风险很大,也会赌上一切。久而久之,他们会成为宫斗,甚至宫廷政变的元凶之一。

贾弃很胆小,有着各种各样小人物招人恨的恶习,但是他为了获得未来新君的信任,还是决然的踏上了去战场前线的道路。这就是宦官的赌性,他可以随时随地赌上一切的性格,让很多权臣都对宦官避之三舍唯恐不及。

贾弃躺在地上,拉起裤子,将深衣往下撑了撑,却没有打算起来的意思,瞪着白眼也不知道给谁看:“说什么给君上脸面,给君上脸面就该让某受此奇耻大辱!”贾弃属于那种越说越来劲,恨不得吧自己说成是这世界上最无辜的倒霉蛋。

无奈之下,公孙鞅下车,一边一个,连带着端木方也很嫌弃的拉住了贾弃的胳膊,架起来就往营地里走。

贾弃也不敢蹬腿,他腰带还松着呢,深怕蹬了腿把底裤给踢飞。气鼓鼓的好奇地看着周围的营地,兵营长什么样,他还真没见过。帝丘禁军倒是有军营,但帝丘的军营是铁打的营盘,士卒在宫城附近有营房,都是一个个大院子。可是大军出征,建立的营盘只有帐篷,风过去之后,帐篷鼓起来猎猎作响。

进入大帐之前,照例会有通报。

不过贾弃傻眼了,边子白不在大营之中!

他竟然不在?

他怎么可以不在?

贾弃气地浑身发抖,他已经准备好了对边子白来一个下马威,一个上军将主而已,他可代表了太子殿下,今后还会是卫国的国君。而且这一天似乎也不用等太久!脑子里有这等大逆不道的想法,让贾弃紧张之余,也暗暗在心中警醒,太得意了。可是想到搭上了太子这条线,贾弃就忍不住的想要张狂一下。而张狂的对象在帝丘就别想了,边子白是一个不错的对象。

可是,这家伙竟然不在军营里?

这让贾弃很生气,生气之余,阴阳怪气道:“身为将主,却不在军营之中,擅离职守,该当何罪?”

这话一出口,就连平日里整日挂着一张死鱼脸的公孙鞅都骤然变色,在上军军营之中,突然指责将主的不是,这贾弃胆子不小,给人一种来者不善的感觉。

“贾宦官,将主外出自然有外出的道理,此地是军营之中,一言一行都会引起士卒军心浮动,还请贾宦官慎言慎行!”公孙鞅这是善意的提醒,他和贾弃没有交情。但同时也不愿意看到上军和宫廷之间出现矛盾,这对于上军很不利。

但是贾弃一来就针对边子白的行为,公孙鞅是认为很不妥当的。虽然他也明白贾弃有立威的想法,但是一个宦官,要知道轻重缓急,不然的话,上军一万多将士可不会答应。

贾弃摆着一张臭脸,也不答应,他发现离开了宫廷之后,他的权威受到了质疑,而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情况。

“哼!”

他决定等见着了边子白之后再做计较。而边子白呢?

大战在即,他自然不敢懈怠,眼瞅着功成名就就在眼前,他能让自己白忙活一场?一来他需要去看看秦军的情况,虽然在上军之中秦军的数量不多,但是这是他手中唯一能够动用的骑兵了。王镛已经让他派遣到河对岸,短时间内是没办法指望了。

而骑兵在战场上的作用就不言而喻了,眼下的骑兵选拔异常严苛,士兵从身高,体重,体力,还有骑术都有很严格的要求。短时间内,培训大量的骑兵不现实,也来不及。而秦军可以说是边子白手中唯一一支能够左右战场胜负的关键力量,他不得不慎重对待。

其次就是地形,作战要反复考察地形,这也是一个主将该有的态度。

忙碌了一天之后,边子白的随性马车进入营地之内,很快就接到了报告,国君派人来了。这让边子白有点奇怪,国君年老体衰,这在卫国高层之中不是秘密。可突然间派遣使臣来上军,就不得不引起他的注意了。

别不会是国君变主意了吧?

姬颓耳根子软,不算太出名,可真经不起念叨。当然,比太子要好很多。太子是听风是雨的人,动不动就心里七上八落的自己吓自己。

“有请!”

吃了一顿没有肉的哺食之后,贾弃心中的怒火更盛了,他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帅帐之内,眼珠子在四周打量了一阵之后,突然开口道:“边子白,尔该当何罪?”

执勤的将帅吓了一跳,连忙把手按在了佩剑上,怒目看向贾弃。

面对威胁,贾弃坦然自若,他心说:耶耶在宫中,从小到大受了多少委屈和恐吓,谁也不知道。怎么会被你这等厮杀汉吓住?贾弃挑衅的眼神张扬的对边子白看过去,看下人,他丢不起这个人。突然冷笑起来:“咯咯,咯咯咯……”

边子白听着有点想要母鸡下蛋的样子,当然他也理解,宦官怪癖多,尤其是老宦官,更是一个比一个怪异。

他挥挥手,对执勤武将道:“你们去帐门守着,没有本将主的许可,不准进来。”

“诺!”亲卫迟疑了一会儿,眼神在贾弃的身上瞄了一眼,发现对方没有带武器,更重要的是,对方如同一只掉毛的母鸡,压根就没有什么武力值可以威胁到边子白的生命。

“贾宦官,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不管你在宫中如何,但如今是在上军。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交代,恐怕想要活着离开军营就很难!”边子白可不会惯着贾弃,开口就是针锋相对的警告。

贾弃冷笑道:“瞅好了,这是太子给你的密令。”

有点嫌弃的拿过贾弃贴身存放的密令,低头看了密令,随后抬头看了贾弃一眼,冷冷道:“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告诉你,边子白。别以为出了帝丘,你就能扑腾起来了,离了殿下和君上,你什么都不是……”

贾弃耀武扬威的样子,恐怕太子训也无法料到,他不过是让贾弃带着密令去让边子白退兵。但贾弃给自己加戏了,他似乎要夺军权:“这大营里,以前你说了算,今后,得顺着某的意思!”

没等他说完,边子白就冷冷的喝道:“来人,把这个阉人叉出去!”

贾弃就是个宦官,被俩个孔武有力的武士给架起来的那一刻,顿时傻眼了,他发现边子白似乎也变了,变得不是那么容易被他拿捏了,同时他发现自己在宫廷之中一直很好用的办法,在边子白面前突然没用了。这等于是将他身上最后的遮羞布都扯掉了一样,让他怒不可赦。没错,宦官就是靠着国君活着,他身上所有的权势,也是国君给予的恩宠。当他们发现有人敢于顶撞这份恩宠的时候,肯定傻眼。

贾弃当时就发作起来,又是蹬腿,又是怒骂:“边子白,你不过是个落魄子而已,得罪了某,你等着国君和太子降罪吧!某虽然是个残缺之人,可某在外就是君上的脸面。”

“你这么不要脸,君上他老人家知道吗?”边子白冲口而出之后,随后对军士下令道:“还愣着干什么?拉出去,别让他在军营中乱走!”

贾弃只不过是个小人物,他扑腾不起浪花来。但是他身后代表的太子训就让他头痛起来了,太子要退兵,可如今是他想退兵就能退兵的吗?

对此,边子白并没有在意。

他受命于卫公,太子还管不到他的头上。

翌日。

军中号角起,三军开始集结。

高台已经搭建起来,随着低级军官的呼喊口令声,上万人践踏的步伐,宛如地动山摇一般,矻矻,矻矻,回荡在军营之中。

贾弃迷迷糊糊的在帐篷里醒来,看到天还黑黢黢的,顿时骂了一句。

突然,他愣住了,心头想到:不会是边子白这家伙大逆不道,还要开战?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拍去身上的杂草,跑到了帐篷外,看到的都是往来匆匆的士卒,戎装整齐,武器如林。贾弃瞪大了眼珠子,心中再次暗骂一句:“好胆!”

不过,没有人带着他,只能在营地里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乱撞。好不容易在天放亮之后找到了南哲,才知道是军中祭祀,而祭祀之后就要开战。

顿时大惊失色,拉着南哲的胳膊就叫嚷起来:“快,快带某去!”

……

上军士卒和将帅们都知道,今日作战,有我无敌。目标就是赵军大河营地。祭祀一如既往的沉重,在快要完成的时候,却被打断了。

边子白怒容满面,沉声道:“贾弃,你想死不成?”

贾弃推开了士卒,冲到了边子白的面前,尖叫道:“边子白,你好大的胆子,太子的话……”

“贾弃,今日祭祀无祭品,某就向你借一样东西!”边子白打断道。

贾弃愕然,他有什么可以借给边子白?他连一身行头都因为害怕被赵军盯上,穿着农夫的行头来了大营之中。就连宫中的铭牌因为匆忙,而丢在了戚邑城中。可以说身无长物,连一个大子都拿不出来。他也琢磨不透边子白的意思,犹豫道:“你想要借什么?”

边子白冷冷的笑道:“借尔项上人头一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