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485章 烽火示警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2485 2020-03-04 04:05

  

上千人都在放火,这对于大部分房屋都是木头结构,茅草的屋顶的陶丘,简直就是灭顶之灾,大火随即蔓延起来,甚至很多街道上已经无法站人,风过之后,热浪就能将人熏倒。

不到一刻,陶丘这座曾经伴随着文明辉煌的城邑,陷入一片火海之中。有心阻拦城内百姓出逃的赵军见状,也知无力回天,打开城门之后,撤离了这座城邑。

而城内的百姓,却在出城之后驻足眺望,眼见回家无望,佝偻着身子,凄惨离去。

很快,粮仓也着火,浓烟伴随着黍米烧焦的味道,焦香味弥漫在陶丘的上空久久不肯散去。而卫军也在有计划的撤离陶丘。作为破城的胜利者,卫军很不熟练的竟然没有劫掠城内,只有带走了陶丘府库中的一些钱和黄金。面对堆积如山的物资,就算是富庶的卫人也莫大的心疼。

可这就是战争。

生命的消逝都不过是个数字,何况是身外之物?

出城之后,刀营和上军步卒终于会师一起,他们准备撤离。

“应龙兄,今日之后你我二人,将成为赵人恨不能生啖的恶人,尔可有准备!”

不得不说,能够付出很小的代价,就将陶丘付之一炬,且不论这份功劳有多大,对于他来说,此生都有了可以吹嘘的资本,心头的狂喜膨胀成了自傲,有点自己也是天下英雄之一的气概。

应龙却淡笑道:“荣幸之至,不过你我恐怕要排在将主后面不少。”

“将主之能,如同鬼神莫测,岂是我等能非议的道理?”仲叔牙表情肃然而庄重,仿佛如同在宗庙之中谈论神灵的五体投地。

应龙有点纳闷,自己在吹捧的能力上有点欠缺,要不要向仲叔牙等人学习先进的经验?

其实,一开始边子白在上军的影响力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可有可无。

对于边子白,上军的将领一开始持有怀疑的心思,而且很重,就算是苟变和仲叔牙其实也不看好边子白能够统帅上军和赵国的交战中获得可以全身而退的脸面。也就是说,上军将士对赵军在边子白出任上军将主的初期,毫无认同感。。但是……那时候的公孙鞅如同恶狼一般的眼神盯着他们,猩红的舌头舔着白森森的牙床,就等着有人犯错,好祭起他的军法处的鞭子,如果鞭子不能惩戒,还有屠刀……

上军的将领都被吓傻了,无奈之下,只能低下高傲的头颅装聋作哑。

第一次让上军的感觉到荣耀的是在帝丘城外的出征。

一万多将士的演武,威慑住了两个来观礼的国君,鲁国国君姬奋,宋国国君子辟,虽说都不是能够在盟会上随意开口抢夺利益的豪强诸侯的国君,可毕竟鲁公和宋国也是曾经的大国。如今虽然没落了,但比起卫国的没落程度,要好很多。

而且鲁国和宋国,其军事实力要比卫国强大很多。

连他们都被震住了,可见,上军的实力有了突飞猛进的地步。可实际上,这支军队在边子白手里才只有一个月。

之后的朝歌练兵,也持续了两个多月,将近三个月。

直到最近的大野泽伏击战,一战而伏击赵军精锐骑兵6000,全歼其敌。此役过后,上军将彻底被折服,如果要问如今的上军士卒,军中谁最可以被信任,无一例外的回答就是——将主边子白。

陶丘破城,最先发出预警的肯定是距离陶丘不过十多里的赵军烽火台。

笔直的狼烟直冲云霄。

应龙盯着远处的狼烟,心中暗笑:“这时候才发现,晚啦。”

“应龙兄,狼烟已起,我们该商讨如何退兵了。”仲叔牙命行军司马摊开舆图,指着几个区域道:“将主如今在这个位置,所以,从荡阴退兵恐怕会引起赵军追击,近而威胁我军本阵。而平邑,距离邯郸太近了,我们如果从这里退兵,很容易被邯郸赶来救援的赵军赶上。为今之计……”

“仲叔老弟,有话尽可以说,不用遮掩。”

应龙是个爽快人,他不在乎从哪里逃跑。如今的他不需要继续假装民夫头子,在陶丘城内处处提防,深怕被人看出了端倪。他的任务已经完成,手下的袍泽也是鸟枪换炮,马匹,牛车都弄来不少。而且刀营的成员有一个优势,他们曾经是游侠,或者说不少人不久之前还是游侠。没有周游列国的游侠,是乡下的土鳖,根本就没脸说自己是游侠。足迹遍布中原诸侯,朋友遍布天下,这才是游侠该有的气派。

所以,刀营的人就算是在赵国,都能安全的潜伏下来。只不过他们要分散开来而已,不用太散,十来人一波就成。

如同水入大海,瞬间就能消失的无隐无踪。

可是仲叔牙不成,他的士兵都是有驻地的上军士兵,一旦分散,有多少能够回来都是个未知数。就算是全部能够安全回到上军本阵,交付虎符,但总不能今天来几十个,明天来几十个,这岂不是乌合之众?

应龙沉吟了一阵,却对仲叔牙道:“老弟,我等需要将消息告诉将主。刀营都善骑,不如我们分开走。你们绕道巨鹿,从鲁国进入卫国,我等直接去找将主?”

“也好!”仲叔牙其实并不愿意分开走,一来刀营的人见多识广,而且对周围的齐国、韩国、魏国都很熟悉,各地还有不少朋友。带着刀营不仅不会成为累赘,反而会事半功倍。可是应龙或许有另外的心思,仲叔牙不好猜测,只能点头应允。

仲叔牙站在车上,应龙骑马,两人相对抱拳道:“保重!”

“保重!”

……

且不说卫军,赵军的烽火台却一刻也不敢耽搁,一座座燃起的烽火在不到半日之内就传递到了邯郸。

邯郸城司法府,大司马赵穆面色凝重的听取了负责烽火台的司马报告,还是难以相信听到的结果:“你是说陶丘危机,才会燃起烽火,可是卫人怎么敢进入赵国境内?”

管理烽火台的司马是个小的不能小的官僚,面对赵穆,吓得连头都不敢抬,却一个劲的趴在地上求饶:“大司马恕罪,小人妄议!罪该万死!”

这并不是赵穆狂妄无知,而是打从有赵氏起,卫国就没有胆子敢侵犯赵氏的领地。这已经成了固有思维,难以根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