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424章 有种的卫国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3615 2020-03-04 04:05

  

魏国少梁,公子缓在无忧宫中急匆匆的走着,他甚至没有坐车,很反常的在宫中的甬道里疾走,看着像是走,却比跑慢不了多。

可见,公子缓内心是非常焦虑的心态。

魏侯寝宫大殿外,公子缓一口气登上了数十的台阶之后,来到了大殿的平台之上。眼下的宫殿建造,一直秉持着商朝遗留下来的建造方法。就是在平地上,建造长方形地夯土层,一层一层的累积起来之后,再在土丘上建造宫殿。

所以,华夏的宫殿虽然是木材为主要建筑材料,无法保存太长的时间。可就算是宫殿被荒废之后,宫殿的地基会保留上千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就像是朝歌的鹿台,就算是在三千年后,还在朝歌附近留下了几个高高的土丘。而鹿台并非是一座高楼,而是以摘星楼为主体的一座宫殿群。

但是土丘毕竟是土丘,无法和气势恢宏的宫殿相提并论。而且王朝更替,战乱,甚至是天灾人祸,都会将一座耗费了无数财帛,美轮美奂的宫殿付之一炬。

公子缓在高台上,平复了一下情绪之后,扭头询问寝宫宫人:“君父起来了吗?”

“君上正在批阅奏章,公子如来,还请直接进入即可。”

宫人受宠若惊,公子缓是他平日里想要巴结都没有多少机会的少主人。在少梁的无忧宫中,公子罃和公子缓都有很大的特权。但是先比一直领兵在外的公子罃,公子缓更像是这座宫殿的主人。如果魏侯百年之后,公子缓继承魏国的大统的机会要比他的哥哥多得多。因为除了军方之外,朝野上对公子缓的好感度要远远大于大公子公子罃。

但公子罃也不是吃素的,他控制了整个河西的魏军。另外魏侯的女婿公孙痤和公子罃的关系也非常亲密,从硬实力上来说,公子罃会更加强大一点。这也是为什么公子缓对中山的五万魏军这么紧张的原因了。这几乎是他能够控制的一半以上的军事实力。一旦失去了这支军队,他将彻底打破他和兄长公子罃在争储之中的平衡,并将处于绝对劣势。

“君父!”

“缓儿,坐下等寡人一会儿。”

没过多久,魏侯拿起手边的小木锤,敲击了书案上的罄,声音悠扬且晴明,在大殿之中的廊柱之间萦绕良久,不肯离去。

书府的宦官低着头,迈着并不慢的小碎步,恭敬的走到了魏侯面前。

魏侯也不看人,只是嘱咐了一句:“送司徒府。”

国相田文的身体已经越来越不行,医官甚至在被魏侯一再逼问之后,不得已,硬着头皮说出了一个期限,最晚入冬魏相田文的生命就会走到尽头。对于魏击来说,国相是他处理朝政的最重要的帮手,如今国相田文病重,已经给他带来了政务上的不少麻烦。

一旦国相病故,那么就必须要在魏国的朝堂之上选择一个德高望重的重臣,继承田文的位置。

作为齐国公子,田文做出了一个臣子该有的气节。他不满于田氏篡逆的恶举,从齐国离开之后,一直在魏国当官。这样的臣子,有着非常高洁的人生信仰。除了能力不是顶尖之外,其他方面尽心尽职。但对于魏击来说,田文是他朝政上最为重要的帮手,甚至是绝配。魏击性格刚毅,很多时候会有刚愎自负的行为和举动。

一个能力超绝的国相,反而会让他的错误经常暴露在朝臣和国人面前。

但是田文不会,他尽心尽职,虽然没有将政务处理到最好,却弥补了国君的一些偏激行为。

一旦田文病故,谁成为国相,对于魏击来说,是一件非常困扰他的大事。

他需要一个能力尚可,还要在朝堂上有足够影响力的重臣辅佐。但是如今的魏国,没有这样的人。那么退而求其次,他需要一个听话的,还有一定能力给他分忧的臣子。这样的人很多,但是能够信任的不多。

似乎公孙痤能够脱颖而出。

毕竟是他女婿。

可是公孙痤和自己的大儿子公子罃的关系莫逆,这对于小儿子来说却很不公平。一旦公孙痤坐稳了国相的位置之后,对于公子缓来说,将彻底失去了争夺国君的希望。选公孙痤,就等于逼着自己将立储的事定下来。可他眼下并不想这么办。毕竟魏击的年纪并不大,还不到五十岁,身体也非常不错。确定储君之位在他看来,立储还为时尚早。尤其是大儿子,小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立谁,都会让他有种对不起另外一个儿子的念头出现。

刚愎自用,却在关键问题上左顾右盼,这才是真实的魏侯,也是他性格中最大的弱点。

公子缓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最近烦恼的事情已经关系到了他的生死存亡,反而从怀里拿出了从中山送来的密信。

“君父请看!”说完,他将密信交给了身边的宦官,宦官转手举过头顶,一步步的送到了魏侯的面前。

密信并不长,是军中大将所写,内容极其简单,就是请求退兵进入燕国,等待时机到来的时候,再进攻中山。不过这在魏击看来,前线魏军的主将给他耍了一个小心思。估计经历过一次粮道被断绝之后,在中山剿灭中山国余孽的魏军没有心思再去中山打仗了。

谁也不愿意再次经历后路被断的危机。

魏击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儿子,问:“缓儿,你怎么看?”

“以儿臣之见,齐攻燕可能极大,甚至是吞燕之心一直不死。而且这几年齐国粮食连年丰收,恐怕进攻燕国迫在眉睫。如果是往年,我大魏武卒二十万,纵横中原诸侯,谁敢不服。但眼下赵国用毒计困住我五万大军,让我大魏投鼠忌器,不得已之下,大魏干预齐国和燕国的战争恐怕很难实现。尤其是如今,赵国又要入侵卫国,实乃多事之秋,中山大军退守燕国可以震慑齐国。不让齐国有吞并燕国的可能,是最好的办法了。”

公子缓虽然巴不得自己的老爹下令军队马上撤退。但是心里是这么想的,可真要这么说出来,岂不是让老爹失望?

“齐国也是个大麻烦。”魏击听完儿子的评论之后,忧伤之情溢于言表。当年,田氏篡齐,并不受诸侯承认。要不是有他魏击带兵去洛邑,恐吓了周安王,给田氏弄到了一个侯爵诸侯身份。田氏恐怕在诸侯之中还是一个逆臣的身份。

一旦田氏没有名正言顺的获得齐国的道统,那么齐国将面临一场分崩离析的结局。

所有的诸侯都可以为匡扶齐姜为名,进攻齐国。然后一点点的从齐国的版图上抠下一座座城邑。然后田氏在无力支撑齐国之后,步了他们祖先陈国的后尘,遭受灭国的命运。

但是魏击当时伸手帮了一把田氏。但是田氏却不知感恩,反而现在处处给魏国添堵。甚至还生出了和赵国结盟的想法。不仅如此,齐国还不遗余力的想要吞并他们的邻国燕国。燕国虽然还国力不怎么样,但是国土面积一点不比齐国小。虽说燕国人口不过百万,还不如卫国的多。且穷,且漫长的北方边境线有外族的威胁。

但是这一切对齐国来说都不是问题。

人口,齐国就有,还很多。眼下的齐国甚至有点拥挤的感觉。

有外族的威胁,齐国也不怕。威胁再大,有比魏国和楚国大吗?

可以说,燕国不佳的地里位置,仿佛就是为了齐国天设地造的一般。只要齐国吞并了燕国,国土面积增加一倍有余,粮食产量将突飞猛进。更重要的是,魏赵一直努力限制齐国战马的数量,也会因为燕国靠近草原的地理优势,变得不复存在。齐国将在国力军力上,一度越过赵国,成为和魏国不相上下的存在。

这就让魏侯糟心了,他怎么可能容忍培养出来一个和魏国同样强大的对手?

一旦齐国国力和魏国等同,这简直要比赵国背后插刀子还要恶心人啊!因为在魏国的计划之中,一直将齐国当成小弟培养的存在,现在失败了,但也不能冒出一个比自己强大的对手来吧?

想到这些种种,魏击有点后悔当年着急忙慌的给田氏正名,是给自己现在造成了多大的一个麻烦?

好在这个麻烦还没有爆发出来。

“君父,儿臣此来还有一件事要禀告君父?”公子缓明白齐国是魏击心中的恨,对于齐国的恨意,恐怕一点都不比赵国要少,还是少撩拨为妙。

魏击好奇道:“平邑交战了?”

“没错,儿臣以为我大魏虽暂时受制于赵国,但不能对盟邦不闻不问,尤其是赵国,气焰嚣张,非一场大败不能让赵侯认清事实。这时候,盟邦都在看我大魏行事。我大魏虽暂时不出兵,但可以在邺城方向增兵,给赵国施加压力。”公子缓说这些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毕竟压制赵国和齐国的崛起,是魏国眼下最为重要的对外事务。

一旦让这两个诸侯崛起了,魏国的影响力将受到挑战。

魏击挑眉道:“赵国比预想的要提前发动战争,看来赵章这小崽子是忍不住了。”

公子缓面色微微为难道:“君父,不是赵国发动了战争。而是卫国……”

魏击惊叹道:“卫公如此有种?”

。九天神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