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339章 僭越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3149 2020-03-04 04:05

  

老秦太彪了!

一点道理都不讲,就要拿刀子上。

这很符合老秦在中原诸侯眼中的形象,如果老秦突然间讲道理摆事实,这还是老秦吗?

嬴渠梁一开口,就获得了在场大多数诸侯和权贵的认可,因为没有一个诸侯比老秦更适合出手调教韩国了,唯独有两个人反应不是如此。

一个是魏击,他多少能够猜到赢师隰这么多年心里想着什么。秦国崛起,参与中原事务,这是赢师隰最渴望得到的机会。同时,只有参与了足够多的中原事务,老秦才能够获得再一次走到台前,甚至恢复争夺霸主的实力。

谁都知道,通过战争是提拔亲信最好的办法之一。

赢师隰回到秦国的时候,他是孤家寡人,连国都都不敢住的国君,可谓举国上下都没有一个可以相信的重臣,恓惶之极。为此,不得已之下才迁都栎阳,之后在潼关附近设立了四个县,作为自己的直接管辖区域。可以说,偌大的秦国,秦公赢师隰能够直接管理的地方也就是这四个县而已。其他的城邑,要么是控制在甘氏一族手中,要么就是控制在苏氏一族手中,根本就没有他插手的机会。除去这两个顶级的封君,其他封君似乎对赢师隰也是听调不听宣而已。

这种局面之下,赢师隰就不得不重新培养自己的班底。当年跟随他在魏国的亲信自然好安排。但是人数太少,根本就难以控制偌大的一个国家。而这些年培养起来的人才,仅仅是在军队中有影响力,而且普遍都是中低级军官。

庙堂之中,还是让赢师隰非常忌惮的封君们的领地。气得他基本上就不上朝。

而秦国最大的问题就是旧贵族的势力太强,而被赢师隰看重的新贵没有丝毫建功立业的机会,一直难以在朝堂之上给予足够多的支持。可以预料得到,赢师隰只要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肯定会撩起衣袂就会往上冲。不要担心一个国君的决心,赢师隰需要战争来重塑自己在秦国的控制权,这是显而易见的,就连他的儿子公子梁也非常清楚。

一旦老秦人的战争机器开动,丝毫没有退缩的可能,而且自备干粮,好处不要,白干都愿意。

可是秦国崛起并不是魏击希望看到的一幕,对秦国来说,眼下臣服于魏侯的强势,是因为两国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秦国已经没有可能对魏国在短时期内造成威胁。但是不要忘记了,秦国衰弱到如今的地步,主要原因还是和魏国的河西之战接连受挫,伤亡惨重。很难预料,等到秦国强盛了,赢师隰是否还会像如今这样听话?

即便那时候赢师隰老了,薨毙了,但是魏击看向嬴渠梁的眼神很复杂,他觉得赢师隰如果眼没瞎的话,选择嬴渠梁作为储君的可能性很大。不同于卫国的太子训,嬴渠梁在诸侯眼中还是小萌新一个,毫无存在感,但第一次在诸侯盟会之中亮相,却有种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似乎嬴渠梁会给人一种水到渠成地持重感,丝毫不会因为他开口说的话粗鄙,而降低评分。就算是嬴渠梁的话听起来很不舒服,但是他的年纪也是迷惑,才十六七岁的公子,还没有真正成年,做错事况且能够原谅,何况是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呢?能够在国君扎堆的宴会上跳出来说话,就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对调教储君有着疯狂执念的魏击来说,嬴渠梁入了他的眼,此人可能是今后他儿子的劲敌。

另外一个气急败坏的人恐怕就是韩王孙了。

听到嬴渠梁要拿韩国开刀的打算,韩王孙后脊梁骨都像是冰住了似的,冰冷的寒气嗖嗖的往上冲,禁不住地颤抖起来,秦人不会真的打算将韩国灭国吧?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只要魏国稍微给于一点配合,秦人绝对有这份实力。当然,不是将韩国全部消灭,而是将韩国在中原平原的土地全部占领,至于上党这种破地方,谁要谁去!

要是换一个人跳出来表示,要给韩人一点颜色看看。

韩王孙根本就不在乎,只要不是魏国,韩国怕过谁?

之所以有这份底气,主要是韩国近十多年几乎和其他诸侯都有过交战,唯独惨败在魏国和秦国手里。相比魏国,秦国地军队作战风格简直可怕,如同蝗虫一样铺天盖地的来,所过之处,留下一片光溜溜的不毛之地。这帮野蛮的家伙,恨不得将所有能够拿走的战利品都剥掉。韩国的军队士卒,面对魏军不怎么怕,投降也能吃上一口饭。可要是面对秦军,心底里就发虚,腿肚子打转,就只有一个念头,跑。就算是跑不掉,也不能死在秦人手里。到时候死了,身上连一片遮羞布都没有,太惨了。

更何况,嬴渠梁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了?

你和你的随从出了函谷关之后,吃的粮食都是韩人提供的,一转眼,你们竟然要背信弃义?

原本准备当受气包,让在场的国君们消消气韩国使团,听到嬴渠梁的话一个个都愣住了。太无耻了,还要不要一点脸?别的诸侯且不说,韩国对秦人可不薄啊,给粮食,给贿赂,就是求一个太平,可没想到,吃了韩人的,还拿了韩人地秦国,一转眼就忘恩负义。气地韩王孙当即跳起来:“公子梁,韩国对你们可不薄。”

“些许钱粮而已,秦国又是求着让你们送。如果韩人觉得用这些小恩小惠就能收买穆公的子孙,你想错了。我老秦人重情义,而轻财货,要是知道你韩人是如此货色,根本就不屑与尔等为伍。”嬴渠梁义正言辞地表明态度,立场端正,言辞正义,仿佛一下子戳穿了韩人丑陋的嘴脸。

可是在场哪一个都简单了?

要不就是在宫廷斗争中胜利了之后,才登上权力巅峰的国君,要么就是世家子弟,诸侯之中的顶级权贵。真要是没有两把刷子,根本在官场活不下来。

有时候,顶级权贵也私下出尔反尔,私相授受,龌蹉事也免不了脏过手。可能够在如此重要的场合,将不要脸诠释到如此地步的秦人,他们绝对是第一次见。

一个连脸面都不要的秦国出现在面前的那一刻,恐怕大多数人都要还倒吸一口冷气。

韩王孙愣了,新郑的情况他不知道,信人只是告诉他郑伯姬乙焚城绝嗣,但具体什么情况,他也不清楚。但是在普通人看来,将一个国君逼迫到这个份上,恐怕韩国的国君在新郑做的事确实可能会很过分。

但即便这样,韩王孙也无法忍受秦人动不动就背信弃义,还有没有一点最起码的信任了?

在场的人都是人老成精的主,就算是年轻一辈,也是最为精英阶层中顶尖的一部分。他们都知道嬴渠梁的表演已经结束了,他只需要代表秦国在公众场合表明秦公的态度,就已经足矣。接下来头痛的应该是盟主魏击的表态。

出完风头,就往回走。嬴渠梁很乖巧地将一大堆问题都抛给了魏侯。

然后没事人似的走到了自己的食案边上,旁若无人,该吃吃,该喝喝,反倒是他的随从景监吃惊地盯着嬴渠梁。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想起来似乎嬴渠梁在跳出去吸引火力之前,似乎去找过边子白。

“有话就问,别遮遮掩掩的。”嬴渠梁得意地摇头晃脑,他给自己的表现打满分。

景监张嘴问:“公子,您怎么就表示秦国出战?”因为决定战争的人,只能是国君,而不是公子。在他看来公子梁此举僭越了。

嬴渠梁撇撇嘴,毫不在意道:“什么都要问君父,他老人家也烦不是?你小子就是胆子太小,跟个娘们似的,你不知道君父做梦都想要带人出函谷关,重新出现在中原诸侯视线之中?要是知道这么一个机会在本公子面前溜走了,你信不信第一个被打断腿的人是我,第二个就是你……”

景监听到这话,忍不住嘴角发苦。遇到这么一个国君,让人头皮都发麻啊!

可问题是,万一国君不乐意了,嬴渠梁是秦公的儿子,还是亲的,毋庸置疑。到头来要有人承担后果的话,还不是他景监倒霉吗?

.com。妙书屋.com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