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311章 师氏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3240 2020-03-04 04:05

  

明明知道卫公就算没有他出手,也不会死,至少不会中毒而死。

可列御寇还是得每日准备在冰鉴放上冰块,将炖好的龟苓膏冷藏之后送入宫中。

他简直想象不出来,明明掌控者宫廷内的所有权力,却要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有本事硬气一点,学一学齐桓公老的时候?不把自己折腾死,不算完!

任何人都不会喜欢被人控制,尤其是崇尚自由的隐士。所有的隐士都有一个特征,避世,拒绝出仕,且不为名利所动。要不是因为郑国都要亡了,列御寇根本就不会出山趟这浑水。原以为卫公是被逼无奈了,可谁知道,这老东西是故意戏耍他。要不是边子白提醒,他甚至还蒙在鼓里。

每日进出宫殿,也给列御寇的斡旋制造了不少的麻烦。

甚至韩王孙突然出现在了边子白的府邸,他估计自己一个侵略者在列御寇面前也不会受到待见,只是留下一盘金饼,并告诉白圭让其转告列子,韩侯会给列氏优待。嚣张跋扈的韩王孙,甚至都不敢当着列御寇的面将韩侯的要求提出来。

看着书案上晃眼睛的黄金,列御寇心头百味陈杂。

从了吧?

列御寇有种几十年清白别人玷污的愤恨,要说坚决不从吧?实际上,他也清楚自己的坚持根本就没有多少用处。于是一晚上之后,他彻底将所谓的国事放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绝对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犯傻。

他决定空闲下时间来给女儿准备婚礼。

他虽然口口声声说不讲日子,‘吉日即可,如明日是吉日,嫁女也可’之类的话。

但是正要办起婚事来,却是千头万绪。因为很多事简化下来,会造成偌大的麻烦。女儿女婿如果在这种人生大事上敷衍,那么将来受到最大困扰的将是自己家的女儿,因为边子白的成就,不在于他的婚礼步骤如何附和礼仪。而在于他的能力和才名。

但是路缦就不一样了,女人是没有多大的机会获得偌大名声和能力的机会,除非是一个部落的女族长,可惜,路缦她不是。

武丁时期的妇好,或许是一个奇女子,能够带兵打仗。恐怕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因为军队的组建,很多都是一个一个封地内的事务。如果是部落,就是整个部落的事务,外人无法干涉其中。妇好能够成为带兵打仗的将军,很大一部分原因应该是她的出身,而不是商王武丁的妻子。

时间进入春秋战国,女人想要出现在政坛就更加困难了。

可以说,结婚之后的路缦,将开始进入同阶层的夫人群中。一旦她的婚姻过于草率,必然会被闺蜜们私下里嘲笑。甚至连家里的奴仆也会因为主母草率的婚事而看轻主母的地位,很寻常的就是路缦在后院说的话,没几个人听。如果真造成了这样的局面,一两年,或许边子白念及旧情,也不会嫌弃自己家的女儿。可时间长久了呢?

后院里的女人越来越多了呢?

小妾是没有地位的,但是如果有了男主人撑腰的小妾,甚至有机会替代主母的身份也不是不可以。

无奈之下,列御寇最后还是从了礼仪之下的约束,不敢用他隐士的做派草率了事。于是他决定了给女儿举办婚礼稍微像样一点,但也要遵从三个基本原则:要合乎礼仪;要少花钱,要多办事;打脸充胖子的傻事,说什么也不能做。

原因也很简单,他兜里可没有多少金饼可以拿去挥霍。至于韩王孙送来的金饼,列御寇还没有决定是否归还,还是干脆给哪些跟着他过了几十年苦日子的弟子们改善一下生活。

于是一个大问题出现在了边子白和路缦的面前,其实对边子白来说,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他是过来人,有经验,至少对男女那点事还不至于生疏多少。可是按照礼仪,这是师氏的工作。女师也就是大贵族门第之中,掌管家族内部女子仆役和帮工的管事。

譬如:《诗经》中就有诗句:“言告师氏,言告言归。”

就是诗经里描述的女佣要回家,向师氏请假的事情。

当然女师也不仅仅是管理女佣。还有更重要的事,这个职务是掌管家族后宅礼仪的权威,也是家风传承的执行者之一。

很可惜,当列御寇当着女儿准女婿说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边子白府邸里可没有女师。

不过,边子白很不要脸地凑近在路缦耳畔低声说了几句,路缦顿时恼羞成怒,红着脸低声咒骂:“要死了。”

“不要脸!”

然后,列御寇就眼睁睁地看着女儿在院子里追打着女婿。按理说,这是女儿女婿感情好的表现,可是列御寇去看到了另外一幕。边子白竟然被路缦大长腿给踹倒在了地上……然后,他就不忍看了,口中一个劲的絮叨着:“恶名在外,恶名在外啊!”

而路缦为什么会恼羞成怒?

还是不是因为贵族婚嫁之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待嫁的女子需要学习‘周公之礼’,找个男人来,肯定是不行的。用过了的二手货能忍,但是老婆让人睡了,绝对不能忍。一般情况,宫廷之中由阉人担任这样的工作,就算是宦官没有了作案工具,但宦官也不能上手。需要宫女配合,让被选种的嫔妃现场观看如何能够有效且长久的完成‘周公之礼’。

但是贵族是不允许使唤阉人做奴仆,那么对贵族来说,只能让女人来。于是经验丰富,有传承宝典在手的师氏就出现了。她们悉心教导待嫁女子各种周公礼节,而且有图有真相。说白了,就是:该跪着还是改趴着,该躺着还是该坐着,效果如何?师氏在此刻就是待嫁女子诸多闺房姿势的人生导师。目的就是让新婚夫妇能够顺利的完成繁衍子嗣的工作。

反倒是穷人家的孩子长大了,需要自学,自我摸索,脑子没灵性的傻蛋,很容易自学了一手歪门邪道。

当然,就算是新婚夫妇,男子基本上都不需要学习。因为当他们年纪稍微大一些之后,一般在十三四岁的样子,当妈的就会从身边的侍女之中选择诚实可靠,听话乖巧的侍女给儿子作贴身侍女。用来替换已经年纪大了的奶妈,或者女佣。而这些侍女最大的任务是照看少主子的生活起居,同时多半也会担任他们人生中第一个女人的身份。就像是《红楼梦》中的袭人,她的任务就是让贾宝玉在不定时的那个清晨醒来发现,自己已经是个男人了。

而边子白被打,完全是他刚才贱兮兮地凑到路缦耳畔,自告奋勇告诉路缦,他完全可以亲自教导她,只要今晚给他留个门……于是路缦就暴起了。

几个时辰之后,南卓出现了。

听了列御寇的要求之后,他当即表示一点问题都没有,然后鄙夷地看了一眼边子白,幸灾乐祸道:“你就不用了!”

边子白瘪了瘪嘴,也没有多事。

随后南卓乐呵呵地开口道:“没想到缦姐没有成过婚,我以为……”

“街头谣言,害人害己。”就算是天下名士,女儿的终身大事面前,也只能是很普通的一个岳父罢了。语气颇为无奈,谁让自己升高八尺又余,当初路缦的母亲也是个身材高挑的舞女,才生下了这么一个过人身材的女儿。

可南卓似乎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一开口就笑个不停,还故意奚落边子白:“没想到你还有这等运气,早知道……”

突然南卓不说话了,他似乎想起来自己的老爹是个附庸风雅的主,要是万一边子白不要了,路缦绝对不会成为滞销货。至少列子只要愿意提出这样的要求,南丰巴结着会来撮合这件事。最后,岂不是自己就成了替补?

当然,南卓做出这个判断也是有理有据的,毕竟边子白的额头上还顶着一个大包,说是撞门上,可是谁信呐!

要说南卓遇到这么一个女强人,就算是结婚之后,被发妻家暴是绝对不允许的,他肯定要退货!

讪笑了几句之后,南卓正色道:“晚些时候让家臣准备妥当之后一并送来,不过,子白你不该让缦姐继续住在家里。”

结婚前,夫妻不见面是也是礼仪的一部分。

列御寇想了想,开口道:“就去她娘给她留下的那个小院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