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510章 撤军令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2863 2020-03-04 04:05

  

“崇信,你知道这是太子的意思,你冒然出动骑兵,是对他权威的挑衅。就算是功成之后,你也有被冷落的嫌疑。何况赵军势大,一旦禁军骑兵陷入了赵军之中,你担待得起这份罪责吗?”

劝解的这人是王镛的好友,石康。

两人可以说是从小求学就认识,志同道合的朋友。但是当他们步入官场之后,双方的关系却变得微妙了一些。王镛是国君的近卫骑兵首领,而石康是太子宫的官员,两人平日里都尽量避开,不给人落下口实的机会。

但这并没有阻碍他们的关系,反而因为家族联姻,他们的利益被捆绑在了一起。此时石康不以家族的利益,也没有用私交来为难王镛,对于王镛来说,已经是颇为感激了。因为太子和国君是国家的事,是公事,没有夹杂私人感情的时候,公事反而是最容易,也是最好处理的问题。反倒是私事会让很多人头痛不已,牵涉到亲疏远近,很难做到公平和公正。

用私人感情羁绊友人,也是最常用的手段。但是石康没有用,他也不屑去用。

王镛是他的朋友,为了道义做出的决定,他内心上支持的。可是出于理智,他不得不说那段话。

王镛有点感怀道:“敬之兄,小弟这辈子就任性这么一回,你莫要再劝。再说了,太子那里某也做到了一个臣子该做的敬重。小弟归于将主麾下,是国君的命令。在君上没有撤销命令之前,某还是上军的骑兵统帅。将主的军令,不能违背。再说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战场的机会稍纵即逝,一旦赵军缓和过来,帝丘就在赵军面前了,于国于民,某不得不这么做。”

“崇信,我没有看错你。”石康唤来了自己的随从,随从费力的托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是一套酒器,金罍之中满满盛着清澈的酒,舀满两爵之后,石康端起酒爵托起在面前,遥相对王镛道:“此酒乃送行酒,也是某等的庆功酒,祝崇信兄旗开得胜,满载而归。”

“干了!”

“干!”

哈哈哈……

两人放下酒爵之后,大笑起来,似乎胸中的隐瞒随着畅怀大笑被尽数的吐尽,而王镛跃上战马之后,拨转马头面朝赵军大营的方向,眯着眼看去……眼前苍茫茫一片,胸口豪气顿然升起,作为将军,没有在战场上留下自己的丰功伟绩,这辈子都是虚度了。这是他最近才悟出的一个道理,对他来说,年尽不惑之年才想明白自己人生的意思,似乎晚了一些。

可是他却不这么认为,悟道,什么时候都不晚。

最让人遗憾的不过于一辈子浑浑噩噩,总比最后临死之前发现自己此生碌碌无为,悔恨之余怅然泪下要好得多。

王镛似乎有种气吞山河的豪放,大声下令:“全军出发!”

送走了王镛,石康站在车上久久没有离去,这一刻,他似乎忘记了太子对他的嘱咐。在王镛带兵离开帝丘的那一刻,他就被太子派了出来。目的只有一个,拉住王镛,让战争无法在继续下去。至少不能让战争的规模继续扩大,等待谈判的结果之后,再做决断。

可是,太子哪里知道,石康对于太子的懦弱也是大为不满。只是他没有表达出来而已。凝视着好友离开的方向,看着大队的骑兵的背影,直到在视线中变成一条线,直至消失在视线之中,石康才轻声自言自语道:“卫军,万胜!”

再说大河河面上,舰船厮杀已经进入了尾声,至少有一半船只都离开了危险的区域,靠岸,或者将要靠岸。但是留在船只后面行动更加缓慢的木筏上的赵军就遭殃了。他们只能用任何手边的工具划水,期望能够让木筏快一些,再快一些。眼巴巴的看着对岸,却被卫军水师的战船追上,还没有交手,就在惊慌失措之中有士兵落水。

紧接着,卫军如同附骨之疽一般追上来,用弓弩随意的射杀起来,打的赵军毫无反手之力,谩骂声有之,哭诉声夹杂其中。

卫人根本就不敢让赵军上船,所以赵军士卒之中就算是有人想要投降,也无从说起。甚至,有些赵军不愿继续在木筏上成为被羔羊一样宰杀,绝望的士兵跳入冰冷的大河水中,仅仅是砸起一团水花,就被阴暗的河水吞噬的无隐无踪。一度,这片河水变得有些殷红,可见赵军伤亡惨重。

南哲有些担心水师的战绩不太如意,还是放了一部分赵军上岸,虽然人数不多,只有渡河的三分之一强。但这也是快一千人了,一旦影响了战局,他可就给南氏丢脸丢大发了。而且,他还发现渡河的赵军指挥官并没有被他逮住,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在哪些他被忽视的小船上。要知道,甭管多大规模的军队,有没有指挥官的存在是截然不同的一支军队。

站在船台上,南哲一再督促士卒:“不能放走一张木筏,尽速歼灭于河水之上。”

士卒也尽力了,但是面对渡河成功的赵军,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突然,部下有人喊道:“将军,你看哪里?”

南哲被吓了一跳,还以为又出幺蛾子了,定睛远望,竟被愣住了:“这是马邑的军队攻出来了?”

“不像啊!公子岐手下还有这份实力,也不会接连求救了。”部下也是一脸的迷茫,赵军大营之中的火光伴随着浓烟瞬间引起了战场上所有人的注意。

目光一直被吸引在渡河军队上庞爰也是为之一愣,心说:“坏了,是粮草。”

正在他惊慌之际,军营的军需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到庞爰的近前咕咚一下跪倒在了地上,失声痛哭道:“大将军,卫军派骑兵偷袭了粮草,我手下的士卒奋力抵挡,却寡不敌众。好在被焚毁的粮草只有不到三成。”

“军营重地,怎么可能寡不敌众?”庞爰咬着牙发狠道:“要不是你擅离职守,岂会有此损失?来啊,给我拉下去,砍了!”

众将莫不敢劝,只能低头避让庞爰喷火一般的眼神。

边军的军需,原本是庞爰最信任的武将镰仓看守,要不是镰仓被安排在了陶丘,他怎么可能会让一个没有经验的家伙看守军中最为重要的粮草重地?

加上赵军军营之中粮草本来就不够,失去了这么多的粮草,对于赵军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一般的噩梦。

“报!大将军,邯郸来使。”

“邯郸?”公子重没来由的一惊一乍的哆嗦了一下,随即急切道:“有请。”

当邯郸的使臣来到了众将面前的时候,连庞爰都不相信邯郸的使臣会狼狈成这副样子。蓬头垢面且不说,身上的袍子都是泥渍,污迹斑斑。这人颓败的样子,说什么也不能使臣联系在一起?

更甚至让他不解的是,邯郸的使臣从哪儿来?对岸可都是卫军的人马。庞爰问道;“你从哪里来?”

“下官从巨鹿绕道而来,将军,这是国君给你的军令。”

说完,将一份保藏还算干净的小木椟送到了庞爰的面前,火漆没错出错,印信也是无措。庞爰这才打开了木椟盒子,摊开了盒子中的绢布,仅仅看了两眼,庞爰就有种天旋地陷般的眩晕,踉跄道:“镰仓误我,镰仓误我!”

突然,怒不可赦的庞爰一把抓住了使臣的衣襟,质问道;“君上怎么可能突然下达退兵?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