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349章 要输了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4624 2020-03-04 04:05

  

“公子?”

苟变第一次正眼看向公子虔,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城外的秦人来城里办事,找公子梁商量事情来的。没想到是秦国公子,那么只有是公子梁几日前说过的那个秦国长公子,也是公子梁的大哥了公子虔了。

公子虔皱眉道:“怎么,看着不像?”

“不是……算了。”苟变觉得欺负新人有点过不去。公子梁当初说他大哥的时候,很凑巧的是他也在场,当时公子梁甚至还抱歉地给在座的都提醒道:“我大哥性格莽撞,言语上容易得罪人,还请各位海涵!”

当时公子梁说话的时候,没有人当回事,事后也就忘记了。

没想到转眼正主真来了,还似乎第一个对自己来意不善。苟变虽然好说话,但他总不至于连对方眼神中的恶意都看不出来吧?

公子虔戏谑的表情,带着挑衅的言辞,甚至不惜诋毁人就要闹事的冲动劲。似乎预示着一个可能,这家伙不会遇到了边子白,然后碰了一鼻子灰,然后琢磨着来找自己的晦气吧?

还真有这种可能,就边子白的性格,谁也琢磨不定。就连王诩王老夫子,他说得最就得罪了,根本就不给对方一个缓和的机会。而公子虔?就算是贵为秦国长公子,再牛气,他不去秦国总可以了吧?反正不当你家的官,根本就不用受你家的气。

再看对方的脸色,晦涩阴暗,似乎验证了他的猜想的那样,是个碰了一鼻子灰的倒霉蛋。

于是苟变很通情达理地开口道:“既然你是公子梁的兄长,苟某不沾你便宜,让你两队骑兵。”

说完,苟变将属于自己军营之中的两队骑兵的棋子给拿走了,这下可惹怒了公子虔,对于U性格直爽的人来说,面子似乎比性命更加重要。尤其被一个不被他看得起的人轻视,更是让他无法容忍,就差暴跳起来掀桌子了,大吼道:“尔敢看不起我?”

“我怎么就看不起你了?”苟变不解道。细想一下,顿时明白,宛然一笑解释了起来。

他心里想的自然是自己比公子虔更加熟悉军棋推演,而且玩过很多次,经验上的优势是无法用短时间的规则讲解来拉近彼此的差距。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在军棋推演的开始阶段,兵力上不足,从而弥补公子虔对规则的不熟悉。

虽说苟变一直在军棋推演的联系过程之中扮演了失败者的角色,被边子白虐,这就不说了,边子白自从一开始虐过他几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兴趣和他玩了。别以为苟变就能大杀四方了,接着他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被孙伯灵虐也就罢了,最近他和孟轲都有杀的难解难分,甚至终盘还会出现劣势的局面,被虐不过是时间问题。

得亏边子白还给苟变留了一点脸面,没有让孟轲和他比试考核军棋推演科目,要不然,这位卫国的上军司马事后估计连上吊的心思都会冒出来。

公子虔仔细听过之后,对卫人的感官大为改善,心中感慨:“卫国真乃君子之国也!”可即便苟变对他有规则熟悉上的优势,但公子虔还是觉得自己是行军打仗的老手,不虚任何人,自然不需要苟变的照顾,傲娇道:“某不需要你的谦让,老秦人对于打仗有着天生的智慧,是骨子里的热血,不像你们卫人似的,对战争颇为草率。”

苟变苦笑不已,卫军的名声恐怕在短时间内是没有起色了。至少他认为靠自己的努力似乎很难让诸侯对卫军有信心。

不过他也不在乎公子虔的傲慢,反而询问道:“军棋推演有好几种地势选择,目的是为了训练主将在决战时期排兵布阵的能力,有水战,渡河之战,平原战场,山地战场,攻城战……”

“等等……”公子虔忽然间有点头大,打仗不因为自己熟悉什么战法敌人就会配合,作为敌人,自然是让你怎么难受怎么来。可问题是老秦对于战争的熟练方式是平原战,山地战也能凑合,攻城战……他心说,哪里来这么多的战场?可理智告诉他,苟变说的全对。琢磨了一阵,觉得攻城战最没有打头,不要;水战,秦军会水的都没几个,怎么可能?

渡河站也是如此,半渡击之,这是战场耍无赖,战场礼仪中要同批的存在,也不要。虽说现在没有几个诸侯会遵守这个上古沿袭下来的规则了,但对于公子虔来说,内心还是鄙视攻击渡河军队的做法,太不光明磊落了。明明可以正面击溃对手,何必多此一举?将好不容易积攒的人品都败光了?

最后留下的就是平原战,算是最为正统的战场了。

这种战术老秦都打了几百年,尤其是河西战场,基本上都是平原战,大军团你来我往的厮杀一通之后,得胜的追击,失败的逃跑,对于秦军来说颇为熟悉。

公子虔一拍大腿就决定道:“就平原战好了,你的骑兵也有用处。某也不需要你谦让,就这点兵力,也起不了多少风浪来。”秦人虽然有养马的传统,早年间也是替周天子养马的小封君。这一点和赵人一样,都是马倌。但是在战争之中,秦人对于骑兵的使用,完全落后于山东之国,尤其是对赵国,就算是始皇帝时期,秦军被赵军骑兵打的大败的战役也有过。公子虔自然也看不上骑兵的作用,感觉有没有都无所谓。

“好吧,就按照你的要求来。”

苟变将手中的兵棋开始按照阵法的图谱开始摆放,偷偷抬眼瞄了一眼公子虔,对方似乎也有模有样的,显然正如他说的那样,是个知军的公子。

双方摆放妥当之后。

战争就要开始了,但是谁发动攻击,谁防守还有一个选择,苟变拿出了三颗骰子,这让公子虔有点傻眼,心说:怎么就赌上了呢?

“公子虔,这骰子是比大小,决定谁先攻击的方式。当然,也可以不攻击,如果你决定要防守的话,重新布置军队的序列。”苟变说话间就将骰子仍在推演图上,三个骰子加起来有十二点,已经不算小了。

公子虔刚才只是诧异而已,对于赌博,他也是老手。在军营之中,几乎没有任何娱乐,摇骰子似乎是士卒们最热衷的活动了。

“豹子!”

公子虔抱着肚子仰天长笑,后槽牙都露出来了,也不在乎形象:“我赢了!”

这一刻,苟变心里很奇怪的萌生了一种对公子虔的怜悯之心,看这孩子,除了长得人高马大的够唬人之外,原来真是个傻子。

仅仅是掷骰子赢了而已,又不是军棋推演赢了,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地方?

苟变黑着脸催促道:“你先出兵,知道战场的规矩吧?”

“我比你懂,耶耶十多岁就混迹在军营里,带兵一万多,前年打蜀国,耶耶是第一个登城攻入城内的秦国勇士。”

公子虔确实有骄傲的资本,谁能想到秦国的公子竟然在战场上还能有如此热血的一面,而山东诸侯呢?别说公子了,就算是公室的子弟,家族实力雄厚的大贵族,在战场上基本不会染指兵器。甚至经常成为摘桃子抢功劳的黑手,让地下的军官敢怒不敢言。

虽说是军棋推演,但公子虔也是听明白了,一切都是按照战场的规矩来,没有丝毫的侥幸,一旦出错,就是将士伤亡为代价。容不得他懈怠,只不过他瞅了瞅自己的阵法,看着有点乱,方阵是方阵,但却没有苟变排出来的错落有致。

心中顿时碎碎念:“摆的好看有什么用?中看不中用的家伙,看我直捣黄龙!”

“某将车推出去冲击尔步兵方阵,你可看好了,我是将全军的车都集中起来使用,就对付你中军,只要一个冲刺,你的步兵就散乱不成样子了。”

说话间,公子虔将自己阵营之中的车都推向前,摆放到苟变的面前。

苟变一脸吃惊地问:“有鹿角也冲?”

公子虔打手一挥道:“冲,只要冲过去了,某就赢了。”

这话当然很对,中军后面就是对方的主将,只要中军被冲垮了,仍凭左右两翼的军队如何迎战,战局对苟变来说已经是输了。

可问题是,苟变看了一眼自己的中军,一点问题都没有,鹿角,步兵和戈兵,后面的弩兵也能衔接上,任凭他相破脑袋,也不认为公子虔有获胜的机会。可看公子虔气势如虹的样子,似乎信心满满。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个战场老手,带过兵,打过仗,还见过大阵仗,至少比自己这个连像样一点地战场都没见识过的将军要好吧?

苟变越是谨慎,公子虔就越得意,心说:怎么样!怎么样!

你就算是排兵布阵弄出花来,某就用一招给破了,这叫一力降十会,战场决战比拼的是勇气,战法也要靠边站。

大概有一盏茶的功夫,苟变这才谨慎地抬起脑袋,对公子虔道:“公子,你看……”说话间,他摆弄了一下自己的步卒和弩兵的位置,然后变成了围困和围杀的局面。然后解释道:“两军交战,就算是决战,双方布阵的距离有多远你不会不知道吧?”

“中线三箭之地起,也就是四百五十步,两军的话,至少间距九百步。”公子虔不假思索道。

苟变心说,这位还是讲道理的。要是说一句:面对面,跨一步就来了。苟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在公子虔也是知道战场规则的人,不会无理取闹。苟变继续问:“九百步,车全力冲击的话,要比步卒快一刻左右吧?”

“只能长,不可能短。”公子虔对此了然于胸,自然不会纠结这些。

苟变摆弄了一阵:“你看鹿角会让你的车损失三成左右。”

“在理!”公子虔既然上过战场,自然明白妇人之仁对于一个将军来说是多么的愚蠢,任何一个将军只要踏上了战场,他脑子里永远想到的就是一个目的,用最少的伤亡换取最大的胜利果实。而最小的伤亡,可能是承担第一波冲击的军队,也可能是两翼的某一支掩护的军队。

在下令的那一刻,主将已经将这些人当成了死人,主将唯一的期待就是,用这些人换取胜利天平的倾斜。

公子虔深知这个道理,自然不会反驳。

“然后我的戈兵和步兵将剩余的车阻拦下来,弩兵开始击杀,我接敌步卒伤亡一半,弩兵无伤亡。而你的步卒就算是和车同时冲锋,但抵达战场之后,也已经是一刻之后的事了。除非你放弃步卒的队列。”

“这不可能。”公子虔当然知道放弃队列对行军的结果是什么?整个军阵会在漫长的冲锋道路上乱成乌泱泱一片,然后彻底乱成套。师帅找不到自己的旅部,旅帅找不到自己的百人队队正,战场也会因为士卒的混乱,变成一锅粥。这种局面就算是前面车兵获得战场优势,对于公子虔来说,也很难在短期内扩大战果,彻底沦为一场拉锯战。

苟变的评价也算是中庸,既没有占便宜的意思,也没有故意让公子虔的嫌疑,只是中规中矩的将战场的局面说了出来。

公子虔的表情顿时凝重了起来,他发现苟变的阵法之中,在最前方的步卒只是一小部分,但是失去了速度优势的车兵,想要深陷泥潭之中保存实力,恐怕也很难。好在车兵是装备最好的士卒,着甲武士,普通步卒想要将车拦下来歼灭,还做不到。

但是苟变有后手,他的弩兵和士卒放在一起,两个兵种间隔非常近,可以第一时间增援。

一股不好的念头从心底冒了出来,公子虔心虚地偷偷瞄了一眼苟变,似乎想要探知苟变有没有发现。

而苟变呢?

开口就指着弩兵道:“我步卒之后的弩兵虽然人数不多,但足以在一刻之内击杀所有的车兵。”

公子虔顿时心头凉了半截,怎么回事,他堂堂秦国公子,竟然会在卫国不如一个上军司马?

这肯定是假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