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344章 论秦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3480 2020-03-04 04:05

  

子贡出使乱五国。

存鲁、乱齐、破吴、强晋、霸越,这里面用到的计谋就多了去了,挑拨,离间,蛊惑,说服,恐吓,背后下刀子等等,仅仅从这次出使的效果来说,子贡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儒生,而是个满肚子阴谋诡计的谋士。他的才能,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国士无双。

能够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做到这等效果的谋士,历数春秋战国数百年,也就是他了。

面对这座高高在上的大神,边子白私下里也会暗自思索,这到底是这么做到的?

直到有一天,边子白似乎也走上了这条道路才恍然大悟,是需求。需求决定了他处方的四国国君都选择了子贡的建议。

边子白从来都不敢小觑这个时代的顶级谋士,或许这些人的眼见没有他宽广,但从智慧上来说,绝对是一不小心就会被人看透的妖孽。

正因为这方面的考虑,他觉得自己应该真诚一点,至少对秦国的态度上应该如此:“公子梁,冒然让秦国出兵,对于秦国来说太吃亏了,不知道公子有什么要求吗?”

“要求?”

嬴渠梁有点摸不着头脑,他老爹恨不得双手吐唾沫,来中原大干一场,怎么还敢提要求?他秦国的要求就只有一个,开放函谷关,让秦军出关,然后把韩国胖揍一顿,既立威,又刷了一次存在感,然后满意地掉转身,回家!

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素朴的想法,还要什么提什么要求?

见嬴渠梁不说话,边子白解释道:“秦国有没有一些出兵的条件,首先说一点,粮食恐怕真办不到,不管是鲁国和宋国,就算是卫国,都是产量大国。但是想要将粮食运送到秦国,中间还隔着一个韩国,恐怕真办不到。但是其他方面是可以通融的。比如说武器,钱财。”

“打仗能挣钱!”

嬴渠梁愣住了,他感觉脑子有点乱,秦国打仗都是劳民伤财,什么时候有过回报?回头钱,主要是靠战场的缴获,想到这些,嬴渠梁顿时有了一丝明悟,他还以为宋鲁联军还想分润秦国的缴获,顿时为难起来:“先生,秦国困顿,我父亲虽然贵为秦公,但想要发动一场战争,也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战场缴获原本就是士卒和贵族最为看重的收益,如果放弃,恐怕无法交代。”

哈哈……

“公子会错意了,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战场缴获怎么可能会让秦军让出来?”边子白笑道:“难道公子就没有想过,让秦公乘着这个机会,一方面和中原诸侯多了联系。另外一方面,不管是鲁公,还是卫公都是大方的人,拿出一点秦国需要的物资,也不是应该的吗?”

“这样也可以?”嬴渠梁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狮子大开口,小心脏噗通噗通跳了一阵,紧张道:“两千支戈,可以吗?”

“这个……”边子白不知道怎么说嬴渠梁,这家伙不是带领秦国走上富强的明君吗?怎么就米粒一般的眼界?怒其不争道:“太少了。算了,你不要说出去,我给你斡旋。”

边子白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消除中原诸侯对秦国的芥蒂。

和楚国一样,秦国在中原诸侯的眼中都不是什么好人。秦军出现在中原,必然会引起其他诸侯的恐慌。但如果是一个贪财的秦国,比一个什么都不要,一再表示高风亮节的秦军更加容易被诸侯接收。

这就是人心。

人可以接受他人的帮助,但要是帮助的人什么都不要,普通人会欠下人情,这还是基于双方都是亲朋的关系。但要是一个毫无联系的人帮人之后,什么也不要,免不了要让人怀疑,图啥!

秦军出关教训韩国,劳民伤财之下,却什么也不要。图名声?秦国地名声本来就不好,估计一时半伙也不会改变。

要是想图染指中原,这就让中原诸侯会警惕起来。人都有排外的心思,更何况自以为优越感十足的中原诸侯,怎么可能允许秦国染指中原?

反而如果秦公贪财,就容易被人接受了。

边子白将这里面的关键和嬴渠梁说过之后,后者大喜,他从来没有想过,打仗还能挣钱的路数,但同时也不免担忧起来:“先生,这样一来,是否会让诸侯不满?”

“不满肯定有,但不是鲁国和宋国。我认为,秦国想要获得中原诸侯的认可,必须要做出改变,至少在邦交上要如此,正所谓远交近攻,但是秦国想要染指中原事务,会引起诸侯的反感。唯独表现出贪婪的性格,才能消除诸侯对秦国的猜忌。恕我直言,秦国如今的问题不在外,而在内。”

边子白说完,用余光观察了一下嬴渠梁,后者紧张的表情一览无遗,他有种天下进入我瓮中的感觉,如同六月里喝了一碗冰镇酸梅汤,这份酸爽,从胃里一下子能扩散到全身。

“但闻其详!”

嬴渠梁还想装出镇定的样子,但却不知他的反应已经全被边子白所窥视去了。尤其是秦国内部的问题,边子白只是猜测,但对于嬴渠梁来说,是真真切切的威胁。

边子白道:“秦自厉公一来,国君之位不在秦公决定之中,而在封君。这是主弱枝强的表现,秦公在位,需要满足封君的贪婪需求,从而造成了秦国公室越来越虚弱的主要原因。封君要求土地的封赏,奴隶的赏赐。而这些都是通过战争获得而来的利益。却因为封君实力太强,不得已分给封君。但是战争却消耗者公室的财富。导致一个结果,公室越来越穷,封君越来越富,国君完全失去了对国家的控制。”

“不至于此……”嬴渠梁想要反驳一二,却发现基本上都让边子白给说中了,反驳的语句在心中反复的斟酌,却愈见苍白:“不知先生又何妙策?”

“战争,只有通过战争来竖立国人对国君的信心。”边子白掷地有声道。

嬴渠梁彻底疑惑了,反问:“战争不是空消耗公室的财富,却让封君得到利益,难道这样的战争还要继续下去吗?”

“战争和战争是不同的,有的战争能够给国君带来莫大的好处;但有些战争却只能让封君得到利益。这需要区别对待。但眼下的情况对于秦公来说,只有通过战争让自己的威望竖立,只有这样,秦公才能控制秦国的朝政。一旦失去朝政的控制,秦公就成了只能任由人摆动的傀儡。”边子白顿了顿:

“所以,秦公需要咬着牙度过眼下的难关。因为秦国内乱不除去,任何内政都无法实施下去。而国君如果没有威望,如何除去内乱的祸根?且战争也不是什么好处都没有,战争可以培养忠于国君的人才,并获得提拔,这是一个一举多得的办法。”

“一旦封君实力下降,甚至彻底消除,秦国就能释放出大量的奴隶,变成为国君纳税的国人。一旦这些奴隶因为国君而成为国人,野人。他们会成为国君最为坚定的支持者。”

“恕我直言,眼下的秦国别无选择。”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让你要提出要求了吧?”边子白道:“这并非是让秦国恶于山东诸侯,而是让山东诸侯消除对秦国的芥蒂。同时,秦公要是有意的话,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小子受教。”

嬴渠梁不反对战争,但同时,嬴渠梁是很清楚秦国国内困顿局面的现状的公子。甚至是赢师隰几个儿子之中,唯一一个去关心秦国国力的公子。

出于秦国的内部原因,嬴渠梁也支持战争。但同时,他也希望秦国能够迅速摆脱眼下国人困顿不堪的局面。要知道,秦公赢师隰为了竖立个人威望,甚至只能去秦国的西边欺负哪些傻乎乎的羌人,还有蜀人。这些人都是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作战全靠一窝蜂的往上冲,逃跑起来也不落人后。

可以说,秦国随便一支军队都能够轻易的击败这样的对手。

可是赢师隰却用了御驾亲征,太兴师动众了。以前,嬴渠梁是不理解父亲的这种举动,就羌人和蜀人,值得秦国的国君亲自上战场吗?尤其是这样的战争虽然都打赢了,但是没有捞到好处。

但听了边子白的话之后,他才明白,原来自己的父亲是用心良苦。他的目的根本就不在击败羌人和蜀人,也不在获得足够多的土地和奴隶。因为羌人一败就跑进山里,蜀人也基本上是这个路数。奴隶很不好抓,土地也是毫无用处的山林。

即便是这样,赢师隰也乐此不疲。

为什么?

主要还是因为赢师隰虽然没有获得足够的土地和奴隶,但是有一点好处是他很重视的,忠心的手下终于有机会可以提拔起来了。

他是对任何一个封君都坚决不信的国君,以前这样,以后大概也会这样。

所以,秦公只要听到战争两个字,就会热许沸腾,如同嗅到了血腥味的饿狼,眼珠子都会绿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