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185章 这些年憋苦你了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2739 2020-03-04 04:05

  

“这钱芶家认下了。”

“郭家你能做主吗?”

郭老头愣了愣住,这桩陈年往事,他还真没有讨回公道的想法。只是背负的时间太长,他心里气不过,必须要说出来。

可说出来是一回事,讨回公道是另外一回事。

虽说,郭老头有当年芶家老祖留下的凭据,可问题是事情过了这么多年了,当事人都死了,还追究个啥?

再说了,他老人家虽说没有苟老太爷这样的运气,生出了一个中大夫的孙子。但也是儿孙满堂,家族新旺,真没有指望这一万五千的中布发大财。可被苟老太爷这么逼着一问,郭老头心头就是来气,心说:“这老家伙怎么就这么让人生厌?”

“郭家某不能做主,难不成你还想来做主不成?”郭老头没好气的反驳了一句。

苟老太爷呵呵一笑:“既然老朽认下了这份债务,就没有反悔的道理,你也不用拿话来激我。咱们就按章程把这件事给平了。”

“算了,老朽就明说吧,这一万五千的债务,都过去这么些年了,用借据上的数字肯定不合适。不如卖老朽一个面子,老朽说个数,可好?”苟老太爷是不大方,可也要看情况。眼下孙子出仕,还是一飞冲天的姿态,他就算是为了芶家的将来着想,也不能让他爹的污点留下被人戳戳点点,必须要解决了,还要把事情办漂亮了。

“你说说看。”

相比底气十足的苟老太爷,郭老头的气势要差了很多。就算是他年纪大两岁,也没用。一开口,就将主动权就交到了苟老太爷的手中。

苟老太爷笑道:“简单,十五万中布,以十倍作赔偿,来了解此时如何?”

“十五万?”

穷乡僻壤的眼光可不是帝丘这等大城邑的豪商能够相比的,苟老太爷一开口,就将所有人镇住了。可十五万多吗?

对于芶家来说,其实并不多。芶家的庄子大小七八个总该有的,店铺十几间,还有窑厂、铁器坊、磨坊等等,要是将所有的财产都算进来,几百万都有可能,还是大几百万的那种。十五万中布,买下一个家族身份的清白,对于苟老太爷来说,值!

可这个数字在平邑,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郭老头紧张的看着苟老太爷,眼神中透着不敢相信,又期待苟老太爷说的是真的纠结,试探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童叟无欺!自然不会作假。”

“不过你们想好了,某可以给钱,也可以给庄园宅子,也可以给店铺产业,总价十无万中布。你们选那个?”

庄园。

就是田产,有田就有粮,百姓有了粮食心里就不会慌。

店铺是下金蛋的老母鸡,也是珍贵的很,尤其是低端好的,信誉都做出来的店铺,其价值更是难以估量。

至于钱币,就更简单了,有钱,想要什么都没有?

豪情万丈的苟老太爷在平邑这个比镇子大不了多少的小地方,装了一把豪商。之后的一切都变得简单起来,郭家的老祖其实并没有怨恨苟老太爷的父亲,他只是伤感与好友不告而别。因为,他也知道苟老太爷的父亲是说什么也无法赔偿沉船的损失,回乡之后,郭家老祖就承担了所有的责任。

郭家从富贵之家,衰败了下来,变成了普通的殷实之家。

而芶家的祖坟也在郭家的照看下,算是得到了看护。

……

城东,公共坟茔,在诸侯国几乎每一个城市都有这么一块区域,用来埋葬死去的国人。

芶家的老祖们都不是叱诧风云的商界大鳄,更不是学界的新星。有的不过是小本买卖的积累,所以坟茔都很矮小,加上年久失修,风吹日晒,更是破败不堪。清理干净杂草之后,才露出了碑文,有几个甚至已经破碎了。

苟变感触不深,不仅是他,连带着他的兄弟几个,叔叔叔伯,基本上有一个算一个,除了苟老太爷之外,都以为自己是帝丘人。没有人会想到,自己的根竟然在距离帝丘几十里外的平邑。人多好办事,清理坟堆也快。

然后苟老太爷吩咐将准备的三牲都摆放在坟头,点上青烟缭绕的檀香。每一个上香的芶家子弟都会插上三根香,祷告先祖。至于是否真心,就说不过去了。

一时间,数百支偌大的檀香散发出来的烟雾,如同是一个巨大的火堆,飘忽不定地青烟,也变成滚滚的姿态。

平邑的人都知道,以前他们这里有一个姓苟的破落户家的子孙来祭拜先祖了,而且芶家如今也阔了。

甚至因为苟老太爷为了弥补他父亲做下的错事,数倍返还了欠下的债,一下子让平邑人对苟家的口碑好了起来。原本就没有出过像样人才的平邑,当得知芶家的一个小子已经是中大夫的身份了,举城轰动。

回去的路上,苟变陪着苟老太爷同车而行,车内人摇摇晃晃的无法坐安稳,但苟变却给人一种似乎钉在了车板上似的,身体视乎不见任何晃动。这是一个祖孙谈话的好机会,苟老太爷踌躇了一阵之后,才开口道:“变儿,你还和酒坊的那个鲁国来的女子还有来往吗?”

“没有,绝对没有。”

苟变顿时吓地一激灵,苟老太爷对路缦的态度,天雷勾地火,水火不容的地步。可让他惊讶的是,平日里连名字都不能提起的路姬,这一刻竟然被苟老太爷开口询问到了。

是何目的?

苟变不得而知,但他似乎知道,苟老太爷似乎对路缦并没有什么好感。出于谨慎,苟变这才用谎言欺骗一下苟老太爷:“阿翁,你也知道的,路缦不过是一个鲁国人,之前还是做酒肆生意的。阿翁,你不是最讨厌做酒肆生意的女人吗?”

“此一时彼一时。”

苟老太爷长叹一口气,人家街上随随便便捡了一个兄弟,才个把月,就出仕当了内史令,中大夫。相比之下,自己家的儿孙,耗费了偌大的本钱,还托了国相子思的福,才得到了一个中大夫的身份。这让他如何能不叹气呢?

苟变是最清楚自己的爷爷的小心思的,他是家族的希望,一直以来,苟老爷子就是这么教导苟变的,从小就如此。而酒肆女老板在老爷子的眼中,就是一个勾搭野汉子的粗胚。他老人家能够问起路缦,还不用‘贱婢’之类的字眼,已经着实不易。

想要让苟老爷子对路缦有所改观,恐怕难如登天。

可自诩为对老爷子颇为了解的苟变也不明白,其实只要一个中大夫的兄弟,就完全能够颠覆老爷子对一个人的看法。苟变颇为不解,于是问道:“阿翁为何突然问起路缦?”

苟老爷子眺望着远处,目光有点不太自然的无奈:“该给你说门亲事了!”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