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186章 家族复兴计划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4844 2020-03-04 04:05

  

“平常酒肆的女贩,是配不上我们家的身份!”

苟老太爷理所当然的开始了他的一套家族复兴计划,这套计划之中,家族要有人获得下大夫以上的官职,甚至要获得可以独立的封地,是复兴计划的第一步。

其次就是婚姻。

一个新兴家族,怎么可以没有一个附和身份,并能带来家族更大利益的姻亲呢?这是关系到家族能够长久发展的第二步。

当然,还有很多,比如说家族人才的培养。

家族底蕴和实力的积累。

苟老太爷唾沫横飞的手舞足蹈起来:“阿翁能够在财富上给予你足够的支持,当然,仅仅凭借你一个人是不行的。国相子思他也是有一大家子人,子氏家族庞大,子弟众多,显然不可能一直对你如此照顾下去。所以,你的婚配,一直是爷爷长久的考量之处。”

“这需要姻亲有足够的身份和底蕴,有钱的首先排除。芶家不缺钱,缺少的是官场的人脉和盟友。只要能够满足这个条件的人选,爷爷就会给你争取。”

“眼下帝丘城内,各家有宗女嫡女的都是鼠目寸光之辈。”

想起一段不堪的往事,苟老太爷愤恨地发泄着自己的情绪:“好在都已经过去了,现如今,你已经是上军司马,中大夫之衔,哪些女子已经配不上你了?”

苟变被苟老太爷的自说自话完全惊呆了,他一直都知道,老爷子的心很大,对于家族振兴的执念一直都是芶家儿孙们压在头顶的巨大压力。

可他从来没有想过,苟老爷子的心会这么大?

以前求亲屡屡失败的官宦家族的嫡女已经配不上自己了,连苟变自己都不相信,他会在帝丘城内有如此好的行市。反倒是一直以来,苟变在帝丘城内以臭大街的倒霉蛋的形象出现。当然,这里面还有他爷爷苟老太爷的一份功劳。

曾经,不过是上士身份的苟变,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年纪里,苟老爷子下重礼在帝丘各个大家族中求亲,结果无一例外花费高价请来的媒人的求亲对象都被拒绝。有些张扬的家族,甚至将媒人打出了府邸。一时之间,成为帝丘的笑柄。

苟变是子思看重的年轻人,要是在明面上给苟变难看,比如说官场上故意刁难。那是落的国相子思的面子,就算是有人有这个念头也要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是否经得起国相的怒火。可芶家的求亲不在其内,商人家族想要娶贵族女子,本来就会被人嘲笑的异想天开。更何况苟老太爷给苟变物色的女子,无一例外都是帝丘城内不愁嫁的贵族嫡女,还是才色双全的那种。有钱,是能办很多事,但在帝丘,有钱的商人不仅不能为所欲为,甚至还要夹着尾巴做人。

苟老太爷的举动,不仅不会得到被求亲者家人的认可,反而会引起他们的怒火。贵女下嫁,也要看人。苟变,他想多了。

失败的多了,苟老爷子似乎也不在乎脸面了。当然芶家坐实了商贾之家的身份之后,以人傻钱多的形象出现在帝丘的百姓视野之中。可是就算是用普通贵族五倍、十倍的聘礼,都无法为芶家寻找一门能够撑起家族脸面的姻亲。

而且还有一个副作用,苟变被誉为帝丘城内,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代表人物。

原本以为苟老爷子在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之后,已经放弃了攀高枝的念头。

如今再次被提起,苟变内心不由警觉起来,陪着小心问:“阿翁,您说路姬,不会是和小白有关系吧?”言下之意就是,边子白出仕了,出任卫国官场非常重要的职务——内史令,有了中大夫的身份才进入了苟老太爷的法眼?

虽说怎么想有点大不敬,可是这样的事,势力的苟老太爷真的做得出来。

“小白是谁?”苟老太爷一头雾水,他可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对于自己的记忆力,苟老太爷是非常自信的,他是商人出身,能写会算也不算是本事。关键是需要天分,这个天分就是和人沟通商业往来的处事方式,另外就是超强的记忆力。

几乎所有见过的人,间隔的时间再长,他也能想起来,并记起对方的喜好和身份。

这才是苟老太爷发家致富的压箱底的本事,他能够让所有和他做生意的人,都有一种被期待的满足感。当然加上商人的信誉,让他在商场如鱼得水。一个人的名字,对苟老太爷来说,包含了很多的信息,身份,籍贯,从事的贩卖的货物等等

可是‘小白’……哪有人叫这破名字的?

显然不是贵族,也不是出名的商人,他没有理由连交道都没有打过就记住对方。

平日里小白长,小白短的,都已经说习惯了,不过也是在小范围内说而已。苟老太爷显然是不清楚小白就是指边子白。苟变忙解释道:“就是路姬酒肆里收留的那个孩子,叫边子白。”

“他可是个人物!”苟老太爷很认真的点头赞同,要让他这等近乎白手起家的豪商获得认可,本身就是一种能力的赞同。这也是在战国,讲究的血脉,家族的底蕴的时代,要是后世,有钱了就能说话砰砰响的比比皆是。

但老爷子也有很明显的缺点,比如:太势力、功利性太明显、缺乏一个贵族的体面……

他评价边子白的成功,但并不认为边子白会对路姬有太多的看重。恩人是恩人,情谊无价这种话,苟老太爷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总不至于为了报恩,就娶了路姬这个这个身份低贱的女人当正妻吧?

“变儿,你娶了路姬之后,内史令边子白会不会对你有所倚重?”苟老太爷觉得似乎只要自己同意了苟变和路缦的婚事,他孙子就能抱得美人归似的。

可实际上呢?

苟变一张脸一阵红,一阵白,期期艾艾了半天,才气馁道:“阿翁,路姬不是孙儿想娶就能娶回来的?”

正在兴头上的苟老太爷豁开大嘴,一脸痴呆的看着自己的孙子。良久,气咻咻道:“废物,一个女人都搞不定,还能指望你定国安邦?”

不通情理的苟老爷子根就没有想过,他的孙子苟变,中大夫,上军司马,竟然连一个开酒肆的女人都娶不回家。这肯定不是孙儿不懂风情所致,男人可以不懂风情,但是有权势,有财富,就足以吸引任何女人。而是苟变在外骚包的方式不对导致的。

对于自己家的孙子,苟老太爷归结为,还没有开窍。

随着归途的临近,芶家一行人距离帝丘越来越近,苟变和苟老爷子的话就越来越少,最后都沉默不语。

对于老爷子,苟变很感激。毕竟是对自己最疼爱的亲爷爷,从小到大,只要自己想要的,老爷子似乎都没有拒绝过。仅凭借在家族之中,他因为苟老爷子的特殊青睐,就获得其他家族成员奢望不到的资源,他就不敢忤逆老太爷做出的任何决定。

可是心底还是腹诽不已,他就是一个上军司马。

还是有可能因为赵军探子大规模出现在帝丘附近,才获得了这么一个掌军的机会。也就是说,有军事威胁了,上军将军大宗伯南丰才想起了他。当然,启用苟变应该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国君那一关要过去,不然国君不待见他,上军就算是想要让他去练兵,也不太可能。

其次,他真没有资格去做到苟老太爷期待的那样,定国安邦。在官场时间久了,他就清楚,能够给卫国定国安邦的人只有一种身份,公室,或者子氏家族。

子氏家族就不说,商王后裔,商七族之一,族人遍布中原诸侯各国。

庞大的关系网,数量惊人的族人,还有比一国之力都要强大的家族势力,是任何一个诸侯国君都无法忽视的强大力量。

一旦忽视了子氏家族的存在。

轻者政局不稳,重者可能引起国家的分裂。

郑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郑伯对子氏颇为防备,造成了巨大的矛盾,无法说和。导致子氏的叛乱,直接消耗了三成以上的郑国国力。结果就是郑国和韩国两个实力相差无几的诸侯之间的力量失衡。韩国第一次获得了战争的主动权。

韩国一举对郑国的军事行动形成了压迫的局面。这不得不说,子氏家族是中原各国都要非常重视的一个庞大而又古老的家族。

公室就更不用说了,血缘关系的存在,让国君更加愿意相信公室的官员。并委以重用,卫国的几个卿大夫主管的官衙,除了执政府之外,其他都是公室族人。只不过关系有远有近,比如说子南氏,就不如南氏和卫公的血缘近。但说白了,他们都是一个祖宗下的血脉,彼此都祭拜着同一个先祖。

这就是苟变说什么也改变不了的现状。

卫国唯一的一个商人出仕拜相的就是子贡,端木赐。但是端木赐不一样,他在鲁国和卫国都非常有名望,又是孔夫子的弟子,身份上的缺陷被巨大的声望弥补了。可就算这样,端木赐在卫国的执政经历也不算愉快,这才有了辞官之后,端木赐选择了开馆授徒,而不再接触官场。

对于自己的才能,苟变还算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大概只能当一个守城之将,才华不算出众,相对于军队的简单,作文官恐怕真不是他所长。

相比苟老太爷的意气风发,苟变显得谨小慎微起来。

有过一次失败的经验,受到了惨痛的教训也就够了,他可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官场碰壁。

相比芶家祭祖的浩浩荡荡,在帝丘城内,出现了一件引起轰动的事。

边子白在大街上拉着路缦的手,秀恩爱。

就算是风气相对开放的卫国,在街头也少有男女牵手逛街的场面。尤其涉事男子还是卫国官场的新贵,这算是伤风败俗吧?

不过,边子白的随从赵武可不这么看。越来越暴躁的路缦,在街头被边子白拉住柔荑的那一刻,仿佛被下了定身术,整个人都是僵硬的,脸羞臊的通红,跟猴子屁股似的。一路都是低着头,羞涩的样子,如同是少女怀春的模样。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在坊市闲逛了一圈之后,准备回家的边子白被人拦住了。拦住他的不是别人,而是国相府的管事应龙。

“内史大人,国相有请!”

应龙恐怕是想起了边子白这头刚请假,一转眼拉着美女逛街去,且不说忠君报国吧,消极怠工的态度是被抓了个现行。

不过自从有过一次和边子白合作歼灭赵军精锐骑兵的经历之后,应龙对边子白的好感度大增。语气颇为恭敬。宰相门前七品官,虽说是后世官场的说法。但应龙作为子思的身前管事,其在国相府的身份就不低。能够对一个新任中大夫和颜悦色,本来就不多见。

边子白对应龙的感觉不错,毕竟是帮过他挡过箭的人,自然有几分亲近感:“老管事可知国相大人心情如何?”

应龙古怪的瞥了一眼路缦,后者唯唯诺诺的样子,似乎和传言不符啊!

随后笑道:“国相刚才发火了。”

“所谓何事?”

边子白对于被打扰,显然是不太开心的。他在卫国出仕,还没有拿过俸禄呢?天晓得,卫国的俸禄一年发两次,夏一次,冬天一次。他要是眼巴巴等着拿工资过日子,估计会饿死。领不到工资也就算了,还一个劲的累死傻小子,他能乐意了?

应龙幽幽道:“国相大人今日收到了内史大人的假书,说是病了,原本打算让小人带礼物来探望,可是午后却有人谗言进献,让国相好不为难。”

“一定是有小人作祟,见不得人好!”边子白武断的愤恨道,同仇敌忾的表情很到位。可惜,应龙根本就不相信。

毕竟,应龙对边子白的感觉是不错的,子思还不至于无聊到找边子白的麻烦,主要还是另有其事。应龙多少知道一些,悄悄的提前知会:“国相主要是有一时为难,可他人无法替我家主人解惑,唯有大人才有。不过国相相招是其一,二主人想要见内史大人是其二。”

“二老爷?”边子白在帝丘从来没有听说过子思有兄弟啊!

这个二老爷是从哪里冒出来?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