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398章 小爷不干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3549 2020-03-04 04:05

  

好不容易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的应大侠,站在了大河对岸的滩涂上,那种被命运摇晃着,随时随地可能掉河里,然后被一团看不到边际的屎黄色河水淹死,最后变成一个比肚脐眼都大不了的漩涡小时在看似平静的河面上。生命被自然完全掌控的感觉,很不好,非常不好。仿佛罪大恶极的盗贼被砍头,还接连砍了一个时辰的样子,整个人身上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不仅仅是力气被抽空,仿佛精气神都消耗一空。

从结果来看,仿佛是在女闾纵情了三天三夜,最后脚后跟打着晃出来的样子。

可是过程完全不一样,前面一种担惊受怕,还不能解脱;后一种虽然在红尘炼狱结束之后有那么短暂的一段时间开始怀疑人生。但过程是那么的美妙,那么让人回味。

应龙终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软嗒嗒的,仿佛一只得病的瘟鸡。

缓了很长一段时间,应龙才反应了过来,想要道谢,却发现渔夫已经划着船离开了岸边。

估计当时渔夫也很纳闷,以为载了一个假的大侠吧?

帝丘大侠就这德行?

卫人据对不会相信,本国会出产这等废物。

回过神来,应龙看着干巴巴的黄土官道,叹了一口气,过河不是终点,他还要继续赶路,他甚至已经有了打算,要一口气跑到上军的前面,然后……洗一个澡,恢复大侠的风范。

在此之前,他决心今晚不睡了,走夜路。夕阳西下,拉长了他孤独的背影。

要是在之前,这条路上并非如此冷清。往日里从戚邑去邺城,去朝歌,去安邑,不少商队都会选择这条靠近大河边上的官道。好走,还安全。但是和大军一起赶路,这对于只能防范蟊贼的商队来说,危险系数太大,以至于有点和自己的小命过不去的意思。

得到消息的商队,要么是提前离开了,要么就是临时在戚邑住下来,等大军过后才会上路。

行进在军列之中,南卓终于混上了属于自己的马车。戚邑可是他的家,马车私军武士奴仆,一样都不缺。要不是大军之中不允许女人同伴,南卓甚至能够把这次行军当成郊游来度过。唯独让他有点受不了的是,上军似乎太赶了一些。

接连两天的急行军,已经让士卒消耗了打量的体力。

而边子白似乎对此结果并不满意,一个劲的催促将帅们加快行军速度。按照预定的时间,明日傍晚将抵达朝歌城内。

行军时间为三天。

这对于普通军队七八天的行军距离,精锐军队也要四五天的速度。上军用三天就走完,本来就很不合理。更不合理的是,平日里遇到训练就叫苦不迭的士兵们,却没有抱怨。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一个个都在咬牙坚持。

军法,在时候已经黯然失色了。真要是全军体力崩溃,公孙鞅总不能将上军一万多人都降罪吧?可人的潜力却是如此的惊奇,上军除了少数掉队的人员无法坚持,被后勤的牛车载着之外,大部分人都坚持了下来。

南卓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士卒会有如此强大的信念支撑下去。

再次找到边子白的时候,他正和上军司马们总结一路上发生的困难,并让人一一记录下来,以待今后找出应对的办法解决。南卓等到众将禀告完,都获得了边子白的确认之后,逐一退走之后才问道:“在戚邑的时候,我听说路缦和列子都去了朝歌,你是怎么想的?”

边子白好奇的眨巴了一阵眸子之后,笑道:“你应该问他们是怎么想的,而不是我是怎么想的?其次,你要问的问题恐怕不是这个吧?”

没话才需要找话,南卓也是碍于面子。一来,他不懂军队,问多了显得自己无知;二来,他也担心边子白会不耐烦,认为南氏是不信任他边子白。

“好吧,我是有其他的问题要问。但是路缦离开帝丘,这也是我想要问的问题。”南卓皱眉道:“将主在外,家眷离开,这让国君会很为难。也会给你带来非议,甚至会临阵换帅,在军营之中被降罪夺权。你想过后果吗?”

“南兄,你知道我为何会成为上军将主吗?”边子白依然笑着问,可语气多少带着一点调侃的味道。

南卓为之一愣,他忽然想起来,边子白这家伙很惜命,遇到危险的事,一般都躲在后头,很少会看到他冲到前头的时候。这本来就很可疑。其次就是边子白这家伙对功劳这种事情不热心,要不然太子宫的大门对谁都可以关闭,但绝对不会挡着内史令不让进吧?

说明边子白这家伙对仕途都不那么热衷。

既然如此,这家伙为什么要担任上军将主,出这风头呢?

可实际上,担任上军将主真的是出风头吗?

就上军一万多人的样子,却要面对赵军精锐的邯郸守军,赵国的北军是强大,因为他们的对手是凶残且尚武的异族。唯独让赵军可以松一口气的是异族虽然单兵战斗力很强,但是装备很差,打仗也没有什么章法,赵国北军才能一直占据战场的优势。但是战场主动权不在赵军手中,毕竟草原部族用的骑兵,风一样的呼啦啦过来一大片,然后卷云一般淅沥沥的逃跑。

塞外的异族一直如此,性格风风火火,就连打仗,都是如此风格。

一言不合就开战,打不过就跑。

赵军经常面对这群家伙,脸上浮现了哔了狗的鬼样子。因为赵军无法组织北方草原部族的进攻,因为这些草原汉子一个个都骑着马而来,贼快;同时更无法阻止草原部族的逃跑,他们还是骑着马跑,还是贼快。以至于赵军在边塞,只能被动防御。方正追肯定是追不上的,就算是赵军有骑兵,但是数量也不多,更本无法和草原的异族相提并论。就那么一点骑兵追出去,指不定是去杀敌呢?还是给人送人头?

这就是赵军要经历的场面,不定什么时候就稀里糊涂的发现自己赢了。于是中原的赵军比单兵实力,比装备,比财力,和周边的诸侯都不能比。甚至比齐国的都比不上。可惜齐国没有什么名将,而且内部争斗异常火爆,而赵军却有一种其他诸侯没有特质,坚韧。

这种韧性才是赵军立足的根本。加上赵军之中名将不少,在战争中往往能笑到最后。

当然,比赵军强的诸侯,不包括卫军。

边子白担任卫军上军将主,很大的一个原因是:他没办法。

国相子思找过他谈心,大司马公叔旦表示,他很支持边子白,要什么给什么。当然大司马的话也不能全信,公叔旦只要自己不上战场指挥作战,谁担任将主,他都支持。

至于路缦跟着岳丈离开帝丘,这事他倒是有所怀疑,但也仅仅是怀疑。没有确认的事,说出来终究不妥。更何况当事人还是自己的岳父?

就见边子白双手一摊,苦笑道:“如果说我不先当将主,恐怕你爹要哭了,当然,最有可能的是你要哭了!”

南卓是聪明人,自然能够想到这一出,他爹要是听到赵军来了,铁定将所有军务都要让他处理。到时候的南卓恐怕会很凄惨。

“至于路缦的事……”边子白沉吟了一会儿,坦然道:“既然已经做了,就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反正我相信大司马,大宗伯,甚至国相,都不会愿意让国君罢免我这个才当了几天的上军将主。当然罢免也不是不行,只是你们在此之前,需要找到一个愿意担任上军将主,且还能做的不赖的倒霉蛋。不过你真想要这么做的话……”

“我不干!”

南卓见边子白的眼神在他的身上游离,脸色顿时绿了,这混蛋玩意不会是落井下石吧?爷们的封地都要不保了,还想着要坑人?

南卓当即表示,爱谁谁,他是绝对没有担任上军将主的意思。

边子白却哈哈大笑起来,甚至有种幸灾乐祸的玩味在里面,就像是逗弄村口的二傻子似的,虽然乐趣不大,但是却能让人性情愉悦,获得短暂的轻松和快乐。等他笑够了,南卓的心情也跌入了谷底他这才说出了自己推举的人选,并不是南卓:“南兄,我很欣慰,你能看到自己身上的不足。但是放心,小弟虽然不才,但也不会将国事作为消遣的乐趣。我要推举的不是南兄,也不是大司马,更不是大宗伯,而是另有其人。”

南卓有种被边子白摆了一道的恼羞成怒,指着边子白的鼻子气地直哆嗦,咬着牙质问:“谁,是谁?”

边子白努嘴对在边上傻乐的苟变,眼神一凛道:“你看他如何?”

脸上的笑容突然间就凝固了起来,苟变想不明白,明明说的每一件事都和自己无关,可最为何最后的火会烧到自己的身上。他的脑壳有点疼,需要好好捋一捋。

只有一个人的时候,边子白才会凝望着朝歌的方向,喃喃自问:“连你们都不相信我能赢吗?”

随后他会发疯似的傻笑不已,心里冒出一个念头:“我尼玛连自己都不信啊!”

。九天神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