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513章 想回家吗?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6327 2020-03-04 04:05

  

就这么打赢了?”

不是南卓不相信,而是他得到的消息太过于惊悚,以至于让他没法相信。毕竟,赵国可不是什么软柿子。相反,卫国是一等一的软柿子,属于谁都可以捏一下的存在。

赵国边军击败卫国上军,在南卓看来很正常。

可是当他听说卫国上军两战两胜,一战破赵军精锐骑兵,一战破赵军重镇陶丘,他可不敢继续淡定下去了。

他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却又很想相信听到的都是真的。可家里派来的是当利,这家伙可没有胆子其欺骗自己:“当利,你说帝丘城内都已经知道我军大胜,并认为赵军退兵不过是时间问题?”

当利可不管什么国家大事,他也分不清赵国有多厉害,反正帝丘城内的一致认为,赵军蹦跶不起来了。再说了,随着鲁宋的联军抵达卫国南部,距离帝丘很近,卫国国都的威胁不再是问题,如今在帝丘的国人心气高的很,一方面,前线打了胜仗,可是破天荒的大事。另外一件就是联军到了,六七万大军驻扎在距离帝丘不过百里的城邑,赵军也不敢来犯。危机解除,加上战争胜利的喜事,确实让卫人有种睥睨天下的大气魄在胸口游荡。卫人天生的乐天派性格帮助他们脑补了很多情节。

当利笑道:“少主不知,如今咱们帝丘城内的将军们正准备联名要求追击赵军,这可是实打实的功劳。”

“公叔兄,看来我们要回去了。”南卓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他被在临淄的经历给恶心坏了。再也不想在齐国呆下去了。

可是公叔朋却有些迟疑道:“没有国君的命令,我们回去会不会受到责难?”

南卓气地就差翻白眼了,你也太小心了一点吧,不管是南氏,还是公叔氏族,和公族的关系都是亲戚。关起门来都是一家人,没有在邦交上拉上齐国,也不是什么大事。凭什么,到最后让他们背锅?再说了,他们在齐国继续耗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子贡当年出使五国,凭借一张嘴,就搅动天下的本事他们可没有。再说他们两个,从卫国带着重金来齐国,为了能够见上齐侯,到处走门路,可是却一直被齐国的臣子推脱,堂堂邦交使节,却连齐侯的面都见不到,足以让南卓心中憋了一肚子的气。

如今卫国大胜赵国,胜利在望,他不在这时候扬眉吐气一番,更待何时?

反倒是当利多嘴道:“公子,要小人说,您还是回国的好,如今战事已经快结束了,您老也不值当在齐国受人冷落。将来谁求谁,还指不上呢?”

齐国求卫国?

你小子是猪油吃多了蒙了心了吧?

只是他对边子白很好奇,这家伙到底是用了什么计谋就击败了强大的赵军呢?这让他心里猫爪子挠似的难受,他迫切想要得到答案。边子白这个人吧,远观的话,温文尔雅,仪表堂堂,似乎是个翩翩君子。可这要和边子白近距离接触,这些印象就会在第一时间崩塌。首先,边子白是个吃货,对于吃饭的讲究,就连南卓这等奢靡的大公子都难以接受。其次,这家伙懒,当然懒不是毛病,可是懒却能影响一个人的能力。最后,边子白还有一个毛病,他连骑马都不利索,也不会武艺,看着军事才能平平的一个人,怎么就能把赵军给坑苦了呢?

总不能说边子白这个平日里懒散的家伙竟然是在世吴起吧?这话说出来,连他都不相信。要说吴起的兵法,他也看过一两篇。边子白有时候就会将散乱的篇章在家里随处乱放,要是孙伯灵有时间整理也就算了,要是没时间整理,家里很可能在庭院中就有一策遗落的书卷,他这个外人也能偷偷瞄两眼。

可是对南卓来说,吴起的兵法很一般。

怎么说呢?

行军打仗,贵族是都需要学习的基本课程。尤其是大贵族,更是无法逃避。《礼记·王制》:“大学在郊,天子曰辟雍,诸侯曰泮宫。”不管是辟雍,还是泮宫,都是大贵族子弟求学道路上的一个重要的过程。泮宫就是诸侯的太学,而泮宫之中不仅仅有礼仪的教程,更重要的是对贵族全方位的教育。包括打仗,治理地方等等。

南卓对此不陌生,但是他并不认可吴起的兵法。究其原因就是,他是贵族,身份娇贵的大贵族子弟,公姓之族,怎么可能将士兵当成兄弟一样看待呢?

这一点他做不到,就做不到吴起用仁义来感化士兵,并最终将其变成军队战斗力的办法。

南卓认为自己做不到,同时也认为边子白也做不到。

既然边子白做不到假仁假义的收买人心,那么边子白又是用什么办法让士兵愿意给主将卖命的呢?

好奇心,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搞清楚边子白到底是用了什么招数,让不堪造就的上军变得如此强悍?只要掌握了这等办法,边子白能做到的,他南卓就做不成?要是他能学到这种办法,岂不是他也能成为名将?虽然带兵打仗不是南卓的心头好,但他要是有所成就,那么戚邑以后就会更加稳固,也再也不用担心赵军过两年就来戚邑掠夺,而戚邑守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军劫掠乡里,却只能躲在城内索索发抖的窘境了。

卫国的使臣离开临淄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齐相耳中,又到了齐侯的耳中,齐侯也没有表示,只是略带遗憾道:“卫人好命呐。”

相比之下,赵军的惨败,让齐侯不得不开始考虑是否要援助赵国。

要是遇到个讲道义,说话有信用的君主,齐侯下这个决定一点都不难。

可是赵章?

这家伙说过的话,什么时候算过数?他都被这浑球骗了两回了,每次都吃大亏,这次他觉得自己应该谨慎一些。

他就怕最后齐国付出了真金白银,到头来,又被赵章耍了。

卫国,大河营地。

夺取大河营地之后的卫军气势如虹,要不是大河还没有冻结实,大营内的将军们恨不得一个个带兵冲过营地去和赵军主力拼命。只要赵军敢站在面前,他们就能斩将夺旗般的轻松。虽然这支军队有了骄兵的迹象,但是这对于卫国上军来说并不是坏事。毕竟,他们之前连上战场的勇气都不足。如今能够拿着武器,冲击对手的阵营,这已经是破天荒的成功了。

俘虏的赵军被押解离开,去向是朝歌城,留在军营里是为数不多的赵军军官。

其中庞诩就是其中之一,他负伤了,好在伤势不重。作为庞爰的儿子,他曾经有过战死沙场的打算,可惜天不遂人愿。眼看就要战败被俘的时候,他想要自刎而去,被身边的家臣夺下了武器。最后被关在了卫军营地之中。

这才给他有了近距离观察卫军的机会,他发现自己看到的卫军似乎和他想象的很不一样。

似乎卫国的上军很勤快,勤快到让他目瞪口呆的地步。每时每刻都不带停歇的忙碌着,可问题是,他却看不出卫人忙碌的理由。这就让他很难受,看到了所有的一切,却没有答案。为此他还找到了躺在踏上的雷横,和他一样,这位赵军渡口营地的主将也被俘虏了。只不过他不是被手下拦住没有自杀成,而是身受重伤,失血过度晕死在了战场上。

要不是卫国的医官还算靠谱,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他所不定就和镰仓一样,是战死在战场的第二个赵军高级军官。

躺在干草上的雷横听着庞诩的疑问,翻着白眼道:“他们还在修建营地?”

“这倒不是。”庞诩摇了摇头,已经不挖壕沟了,就是整日伐木忙碌,营地里就没有一个卫军是空闲的。庞诩觉得自己来了一个假的卫军大营,反而像是来到了卫国的工匠营地:“就是看不出来到底卫人是在忙碌些什么,你也知道,我们边军作战之后在扎营的时候会忙碌一些,但也只是部分士卒忙碌,而且就几天而已。可卫人是整个营地的士兵都在干活,他们似乎有干不完的事,这才是不可思议的地方。”

“谁说不是,耶耶遇到的卫军就是一群工匠。少将军你来的晚,可不知道卫人营造有多疯狂。大军驻扎在我等面前,然后整日的挖壕沟,伐木建造营寨。某还以为他们要筑城,可没想到卫人说进攻就进攻了。少将军,某认为这是卫人的奸计。”雷横很有自信的开口道:“某当初就是中了卫人的奸计,他们用建造营地来迷惑我,实际上是暗地里增兵。等到某发现不对劲,他们就开始进攻了。这是他们惯用的计量,用建造营地来迷惑我军,以为他们不想进攻,等到我军放松了警惕之后,突然发动进攻,实在是太可恶了。”

庞诩认为自己找错了问话的对象,雷横这家伙的脑子没有他的外表看起来特立独行。如今赵军的大河营地早就不再自己手中了,卫国攻占并全歼了赵军在大河北岸的所有赵军。他们还傻乎乎的去迷惑谁去?

“少将军,卫国主将请你去。”

营帐外,同庞诩一起被俘虏的家臣开口道。边子白对于赵国军官给予了优待,至少没有将最重要的俘虏关在囚笼里,防止他们逃跑。而是没收了武器之后,在营地里给了几个帐篷,让他们自己呆着。

再一次面对边子白,庞诩的心情很复杂。

第一次面对边子白,是在战场上,距离很远,也看不真切,只觉得对方是个白衣文士的打扮,根本就不像是在战场上叱诧风云的战将。

这是第二次,也是第一次和卫人的主将面对面。

庞诩内心不由的紧张起来。

大帐内,公子虔,苟变,还有那个从来不离开边子白身边的赵武都在,庞诩战战兢兢的走进了大帐内落座之后,有点吃不准对方为什么会召见自己。是作为胜利者羞辱一个失败者,不见得,边子白的对手是庞诩的父亲庞爰,按辈分来说,边子白能够很嚣张的称呼庞诩为‘贤侄’。

好在,边子白不是这么一个喜欢嘴皮子上占便宜的人。等到一杯热茶落下,边子白才开口道:“庞将军在军营里习惯吗?”

要是换一个环境,庞诩根本就不用思索,就能说出:习惯,二字。他是军勋世家,要是在军营里都习惯不了,他不配成为庞氏的子孙。可是他如今不是在赵军的大营里,而是在卫军的军营之中,要说出习惯两个字,尤其是以俘虏身份说出这两个字,真的是有点为难,甚至有羞辱家族的嫌疑。庞诩脸色涨得通红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开口道:“败军之将,安敢说习惯?庞某谢过将军对我等的厚待。”

“这样也好。”边子白闭目说道:“其实卫国和赵国都是邻居,邻里之间有些不快在所难免,无非是你退让一步,我退让一步的关系。什么事情都不是能够坐下来通过谈判来解决的呢?如今兵戎相见,实不是我等愿见。天寒地冻,大家却都被困在野外,说出来让外人笑话。”

庞诩:???

满脑子都是疑问,他就想不透,卫国和赵国之间怎么成了睦邻关系?还让人笑话?且不说卫国,就站在赵国的立场上,可是把吞并卫国作为赵国最近几年,乃至几十年最大的战略来看待的。两家人就算是以前关系再好,只要打了几场仗之后也就变成了死敌。何况在晋卫时期,双方本来就有很深的矛盾。

还邻里?

难不成你敢将我放走不成?

进营帐的时候,庞诩对边子白满满的都是谨慎之心,没办法,对方太厉害,走的每一步都让赵军非常难受。而且接连几次失败之后,赵军的心头也开始打鼓起来,似乎边子白要比庞爰想想的难以对付的多的多。

即便是赵军获得先机的情况下,边子白还能通过种种手段扭转局面,就已经说明边子白的才干可以称得上天下名将的水准。庞爰气馁之余发现自己似乎比起边子白来说,差那么一丢丢。但是不要紧,他手中的底牌要比边子白手中的硬。边子白想要一口吞掉赵军也不容易。更不要说是庞诩了,他虽说是庞爰的长子,但同时也是赵军之中的部将。主将斗智斗勇,还轮不上他来上阵。尤其是他如今的身份说白了就是阶下囚。

只不过边子白顾及脸面,没有给他和几个同僚难堪而已。

从这一点来看,庞诩坚信,边子白这家伙出身肯定不一般。也只有最高贵的出身,才会保留这些周王的礼仪。如今的军界,能做到边子白这等把俘虏当人看的敌军将领真不多见。

不过庞诩很憋屈,他发现自己和边子白说话,脑子总是赶不上趟,根本就跟不上对方的意思。这一回也是如此,他歪着脑袋,很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脑袋里没有多少智慧的光芒,只好低声下气的问:“不知将军的意思是?”

“你想回去吗?”

边子白咧嘴一笑,这个问题一百个人回答,基本上就只有一个答案,想。

“想!”庞诩下意识的回答道,话说出口就感觉到了满满的恶意。边子白会放他走才见鬼了呢。自己可是俘虏,没人权的那种,怎么可能说放就放?他发现自己说错话的那一刻,立刻补救道:“将军,我是说不带任何目的的回去,而不是成为将军的说客。”

他可不是小卒子,对战争毫无影响力,他可是赵军主将庞爰的儿子,只要是个正常的将军,就绝对不会放他离开。甚至战争结束之后,也不会轻易放他离开。

可是庞诩很不幸的是遇到了一个不正常的将军,边子白现实煞有其事的点头认同了庞诩的想法,并且给他脸上贴金道:“这是自然。少将军的想法也是人之常情,再说少将军失手被擒是败于不慎,要是换一个局面就说不定了。”

然后边子白说出了一个让庞诩目瞪口呆的决定,就见边子白似乎很为难的样子,蹙眉道:“如今也不是待客之日,既然少将军想要走,边某也不是不通情理之辈。这样吧,你给我带一封信给你父亲庞老将军,我就让你离开。”

“什么?边将军,你不会是傻……开玩笑吧?我是说所有人,包括周兴等人。”庞诩觉得自己幻听了,怎么想都觉得假的很。

可是边子白却很肯定的点头道:“放几个人,我还是能做主的。”

回到了自己营帐的庞诩将他和边子白交谈的话都一股脑的说了出来,连带着被俘虏的周兴。雷横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雷横觉得自己家的少将军太容易轻信人,肯定被边子白骗了。他是不能动弹,要是能动弹,他恨不得冲到边子白的营帐里问个清楚。眼下他只能问庞诩:“少将军,你是说我等都可以回去。”

“嗯。”庞诩也觉得是在做梦,似乎很不真实。

雷横继续问;“就带一份信回去?”

庞诩又是点头:“没错。”

“信呢?”雷横觉得这是个阴谋;“少将军,边子白此人诡计多端,万一要是让少将军带的信是离间计,将军一家可都在邯郸呢?少将军还是谨慎微妙,不知道给老将军的信在何处?”

“你不会是想看吧?”庞诩间雷横好奇地目光,不用猜就知道,扭头看向周兴,也是这副表情,硬着头皮道:“可是这是边子白给我父亲的信。”

“万一边子白此意是离间老将军和公子重呢?公子重可是国君的儿子,他要是回到邯郸之后胡说八道,我等族人都要死无葬身之地。”雷横作为军队中高级军官,自然对顶级权贵有着很深的芥蒂。送命的时候躲得远远的,捞取功劳的时候就一个个蹦跶出来了。

这就是顶级权贵,他们用一切权势来压榨小贵族,在顶级贵族吃肉的时候,最多也就是分一点肉汤出来装好人,然后还要让小贵族感恩涕零的表示汤很好喝。可是苦活累活都需要小贵族们去做,这很不合理,但也是赵国内部的现状。

庞诩很纠结,他也想看信件的内容,但是万一被父亲知道他动过信了,他可就惨了。

犹豫很久,他还是终于决定拆开信件偷看一眼:“去几个人在营帐外守候,什么人来都不见。”

雷横激动的手脚并用,想要挣扎着爬起来,被周兴扶了一把,才坐了起来。三个脑袋凑在一起,死死的盯着火漆揭开之后的布袋内的竹简,良久,雷横气急败坏道:“这不可能!”

战国之名士崛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