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战国之名士崛起

第057章 水开了

战国之名士崛起 水鬼游魂 3601 2020-03-04 04:05

  

姬颓这辈子,高光时期就是发动了政变,推翻了那个杀了叔父当上卫公的侄子,坐上了卫公的宝座。从此之后一直表现出一种让人惊叹姿态——咸鱼沐阳的姿态。而且,一晒就是三十年,政治才华以稳定闻名于列国。

如今的姬颓,精力已经大不如前,已经到了风烛残年的日子。

回想往事,记忆中似乎……没有值得炫耀的事。

说发动政变成功,也不是他的功劳。甚至是卫国国内士大夫们都无法忍受弑君的乱臣贼子成为卫公。才有了宫廷政变,最后……姬颓是稀里糊涂就当上了卫公。说起来,他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似乎是一面可以让所有人都举起来并利用的旗帜。

越是距离死亡接近,就越害怕自己做的不好。

将来死后,他的谥号怎么写?

慎?

平?

这一类的字眼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可要是恶谥呢?

哀?

幽?

这是对他一生的耻辱评价,他绝对无法忍受死后还要被人羞辱。

姬颓有心改变,在边子白出现在帝丘之前,他发现努力是徒劳的。有野心的家族投靠了魏国,没有野心的家族基本上都是没本事的平庸之辈。子氏算是一个不错的家族,可问题是和宋国公族关系纠缠不清楚。而卫国存在的意义,曾经是为了监视宋国,也就是殷商余孽有可能发动的叛乱。这两个国家虽说关系不错,还经常通婚,可从本质上来说,他们是天生的敌对国。

卫、宋,在武王时代都是商朝的遗民,本土势力需要借重,但绝对无法依靠。子思被重用,更多的是安抚本土的士族和国人,仅此而已。

直到边子白的出现才让他眼前一亮,一件价格高昂,似乎根本就没有多少商业价值的器物,却让强大的魏国看上了。看上这件器物的是魏国驻扎在卫国的大夫辛贲,一开始,姬颓还以为魏国人疯了,竟然会采购铁锅作为军需物品。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时代的大部分铁器坊,没有办法将铁砂熔炼成铁水,只能将铁砂熔炼成带有蜂窝状的生铁,杂质太多,基本上不费死力气继续加工,没有任何使用的价值。

要知道,铁器虽说已经普及,甚至连百炼钢都弄出来了,欧冶子龙泉铸剑的传说在列国也是如雷贯耳。这位闻名天下的铸剑师前半生铸造的都是青铜剑,而在生命的最后几年,呕心沥血铸造了三柄闻名天下的铁剑,据说他受到楚王的命令,足迹遍布楚国和越国的名山大川,费时三年多才找到了丽水边上的龙泉,在丽水的河滩沙地里找到了适合冶炼的铁英,花数年时间,铸造成了三柄宝剑,一曰龙渊、二曰泰阿、三曰工布。这三柄剑据说是百炼钢。

而欧冶子的出场费用是多少呢?

据说百金不少,千金不多……简直贵的离谱。还因为铸宝剑的功劳,成为楚国的将军。

百炼钢就不说了,可是精铁制成的铁锅,一点都不必青铜锅价格便宜多少,甚至会更贵。

这是因为技术的关系,炉温达不到冶炼精铁的温度。

所以,铁器一般在市面上很少出现,甚至根本就不会出现在农具等日常用品上。反而铁器制成之后,会继续锻造成百炼钢。用来铸造更轻便,强度比青铜更加好的武器。因为普通的铁器对上高强度的青铜武器,根本连一点胜算都没有,被斩断是经常的事。所以,铁,还贴着一个奢侈品的标签。魏国大夫的做法,显然是财大气粗的把姬颓惊住了。他隐隐有种错觉,不……是感觉,他潜伏三十年的韬光养晦,终于迎来了能让他大放异彩的机会。

一如既往的佛性,姬颓在丁祇的搀扶下来到了试验场地。看了一眼土造的灶台,还有似成相识的铜鼎,最后视线落在一个陶鼎上。好不容易升起来的那点豪气,被邻家熊孩子一泡尿滋灭了的绝望弥漫在姬颓的头顶。

姬颓哀叹,在过两年,他就要七十岁了。人到七十古来稀,不敢说人人敬重吧!至少别糊弄我啊!

老头很绝望,他甚至看着黑不溜秋的铁锅,指着问:“这就是铁锅?”

姬颓下巴上的胡须都一阵阵的抖动,从失望到愤怒,他已经快忍不下去了。新的铁器不都是银白色,亮晶晶的吗?

可眼前的铁器,却是黑乎乎的,跟木炭一个色,这种东西白送都不要,魏国大夫辛贲会眼下才花高价购买着铁锅。

边子白低头瞅了一眼之后,点头道:“这就是铁锅。”

“为什么这么黑?”

姬颓老的不成样子了,可年纪越大,对于美丽的东西就越贪恋,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相貌协会的成员,嗯,骨灰级别的。似乎看出了卫公的不对劲,边子白心说,铁锅要好看干什么?实用,耐用才是关键。讲原理,边子白是说不出太多东西的,再说卫公也理解不了什么氧化层之类的学问。干脆,先甩给卫公姬颓一定高帽子,高声道:“卫公好眼力,一眼就看出此物的不凡之处来。”

作为国君,脸皮薄了恐怕真的不成。人世间最龌蹉的事滋养在宫廷,从小在宫廷长大的姬颓可不是如同他一直演绎的宽厚长者的样子。他是一头一直吃素的老虎,让人失去了对他的畏惧之心,可爪子、牙齿一直都在。

就连久经考验的姬颓也有点吃不消边子白的吹捧,他什么时候就看出了铁锅的非凡之处?

他根本就是嫌弃好不好?

可被边子白吹捧了一句之后,他发现自己再去质疑铁锅的外表,无疑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姬颓是个懂得进退的人,摆摆手道:“还请边学士介绍比试步骤?”

“一口锅、两个鼎,用来烧水,以三锅开水为标准,水沸即成,一连三次,比试优劣。”流程很简单,就是烧开水。这玩意帝丘城的小孩子都会,却让他主持评判,卫公发现自己有点兴师动众了。

兴趣寥寥的卫公一点都不信,仅凭借如此简单的比试,魏人就傻乎乎的花重金买下如此多无用的东西。

显然,无用是相对的。

对于农夫来说,他们是财产最少的一个群体,却也是数量最多的一个群体。有陶鼎做饭,就绝对不会奢望用铜鼎,更不要说不知所云的铁锅了。

三组人马准备妥当。清一色的小太监配小宫女,有句话怎么说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边子白觉得这话用在这里欠妥当。将手中的小铜锤递给了卫公,后者在一个小钟上敲击了一次,发出清脆的鸣音,萦绕耳畔,久久不能离去。钟响过之后,小宦官,小宫女们顿时忙碌起来。

从边上准备好的炭盆中移动引火之物,然后小心的放上引火的火绒,也就是各种干燥的易燃树皮之类的。小宫女费力的吹着陶管,浓烟从铜鼎和陶鼎下冒了出来,相比之下,土灶就淡然很多,一个简单的小风箱,小宫女费力的拉着,却也没有烟熏火燎的窘迫。

而且,土灶是最先点燃木柴的炊具。

铜鼎和陶鼎也相继点燃。

从点火这个过程来看,三个炊具有差距,但都不大。接下来就是放入木柴持续烧煮了。土灶的烟从低矮的烟囱往外徐徐上升,看着有种爽心悦目的感觉。

这时候的卫公感觉很无聊,左盼右顾也没有看出门道来。于是,卫公吩咐道:“上酒。”

喝酒是贵族的日常打发时间最好的消遣,当然如果有长相甜美,身段妖娆的舞女助兴的话,就更好了。

边子白可不敢答应啊!卫公年纪大了,酒量必然是要比年轻的时候差很多。他担心醉醺醺的卫公到时候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到时候他白瞎了这一次科学展示。没办法,他推荐了自己好不容易做出来的炒青茶叶,却被周围人都嫌弃的提神圣品:“公上,小子有一饮品可以提神,却不会让人有炙热感,反而能神清气爽倍感轻盈。不知道公上是否需要?”

“哦,世间有此等妙物?快快拿来。”卫公是个喜欢新奇的人,尤其对提神的东西感兴趣,他有上千妙龄少女豢养在宫廷里,却到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境地,他不甘啊!

显然,卫公会错了意,泡茶是一个很讲究心境的艺术,但边子白从骨子里是个俗人,三下五除二就倒出茶汤,在陶杯里看不清茶汤的颜色,闻着却有种草木间的清香,但要比草木更加浓烈一些。

卫公看了一眼丁祇,边子白会意,拿起自己的被子一口喝下,温热的茶汤带着略微苦涩的清香,在口中激荡,闭眼回味之后,却有丝丝甘甜。

卫公学着边子白的样子,一口喝下。忽然眼前一亮,年纪大了的人,很多人都喜欢苦味,后世的营养师会说得头头是道,反正卫公很满意。味觉上的刺激,让人精神振奋,卫公大喜道:“妙,妙不可言!”

公孙鞅嘴角苦涩地在一边充当陪衬,他怎么也想不到,一种毫不起眼的汤药而已,怎么会有妙不可言的评语。而且说出这句话的人还是卫公,卫国的国君。

就在这时,试验现场巡视的太监突然惊喜的跑了过来,跪倒在卫公面前恭敬道:“启禀主君,水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